账号:
密码:
 

奇书2

第八二五章 焚风(五)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夕阳将落幕了,西方的天际、山的那一头,有最后的光。

    小小村落的附近,河流蜿蜒而过,春汛未歇,河里的水涨得厉害,远处的田野间,道路蜿蜒而过,军马走在路上,扛起锄头的农人穿过道路回家。

    夏日即将到来,空气中的湿气稍稍褪去了一些,令人身心都感到舒爽。西南祥和的傍晚。

    宁毅在河边,看着远处的这一切。夕阳沉没之后,远处燃起了点点灯火,不知什么时候,有人提着灯笼过来,女子高挑的身影,那是云竹。

    她在距离宁毅一丈以外的地方站了片刻,然后才靠近过来:“小珂跟我说,爹爹哭了……”

    宁毅拉过她的手,微微笑了笑:“……没有。”

    “前头的情况不好?”

    “嗯,祝彪那边……出了事。”

    “祝彪他……”云竹的目光颤了颤,她能意识到这件事情的重量。

    宁毅摇了摇头,看向黑夜中的远方。

    “不知道……”他低喃一句,随后又道:“不知道。”

    “既然不知道,那就是……”

    “十七军……没能出来,损失惨重,近乎……全军覆没。我只是在想,有些事情,值不值得……”

    他平静的语气,散在春末夏初的空气里……

    **************

    北地,大名府已成一片无人的废墟。

    战争之后,惨无人道的屠杀也已经结束,被抛在这里的尸体、万人坑开始发出恶臭的气息,军队自这里陆续撤离,然而在大名府周边以百里计的范围内,搜捕仍在不断的继续。

    至于四月十五,最后撤离的军队押解了一批一批的俘虏,去往黄河北岸不同的地方。

    从四月下旬开始,河北东路、京东东路等地原本由李细枝所统治的一座座大城之中,居民被杀戮的景象所惊动了。从去年开始,藐视大金天威,据大名府而叛的匪人已经悉数被杀、被俘,连同前来营救他们的黑旗匪军,都一样的被完颜昌所灭,数千俘虏被分作一队一队的死囚,运往各城,斩首示众。

    四月,夏日的雨已经开始落,被关在囚车之中的,是一具一具几乎已经不成人形的身体。不愿意投降女真又或是没有价值的伤残的俘虏此时都已经受过严刑,有许多人在战场上便已重伤,完颜昌则让医官吊住了他们的一条命,令他们痛苦,却决不让他们死去,作为反抗大金的下场,以儆效尤。

    东路军的战线此时已经推至徐州,接管中原的进程,这时候早已经开始了,为了推进战争而起的杂税苛捐,官吏们的高压与杀戮已经持续半年,有人反抗,多数在屠刀下死去,而今,抵抗最激烈的光武军与传说中唯一能够抗衡女真的黑旗军神话,也终于在人们的眼前破灭。

    洛州,当运送俘虏的车队进入城市,道路两旁的人们有的茫然,有的迷惑,却也有少数知道情况者,在街边留下了眼泪。流泪之人被路边的女真士兵拖了出来,当场斩杀在街道上。

    深州城,小雨,一场劫囚的袭击突如其来,这些劫囚的人们衣着褴褛,有江湖人,也有普通的平民,其中还夹杂了一群和尚。由于完颜昌在接手李细枝地盘后进行了大规模的搜剿,这些人的手中刀枪都不算齐整,一名面容消瘦的大汉手持削尖的长竹竿,在奋勇的厮杀中刺死了两名兵丁,他随后被几把刀砍翻在地,周围的厮杀之中,这浑身是血、被砍开了肚子的大汉抱着囚车站了起来,在这厮杀中大喊。

    “我也是华夏军!我也是华夏军!我……不该离开西南。我……与你们同死……”

    他最后那句话,大概是与囚车中的俘虏们说的,在他眼前的最近处,一名原本的华夏军士兵此时双手俱断,口中舌头也被绞烂了,“嗬嗬”地喊了几声,试图将他已经断了的半截手臂伸出来。

    冲过来的士兵已经在这汉子的背后举起了钢刀……

    河间府,斩首开始时,已是倾盆大雨,法场外,人们黑压压的站着,看着钢刀一刀一刀的落,有人在雨里沉默地哭泣。这样的大雨中,他们至少不必担心被人看见眼泪了……

    武建朔十年三月二十八,大名府外,华夏军对光武军的营救正式展开,在完颜昌已有防备的情况下,华夏军仍旧兵分两路对战场展开了突袭,在意识到混乱后的半个时辰内,光武军的突围也正式展开。

    破釜沉舟式的哀兵突袭在第一时间给了战场内围二十万伪军以巨大的压力,在大名府城内的各个街巷间,万余光武军的亡命搏杀一度令伪军的队伍后退不及,踩踏引起的死亡甚至数倍于前线的交锋。而祝彪在战争开始后不久,率领四千军队连同留在外围的三千人,对完颜昌展开了最激烈的突袭。

    完颜昌沉着以对,他以麾下万余精兵应对祝彪等人的袭击,以万余军队以及数千骑兵阻挡着一切想要离开大名府范围的敌人。祝彪在进攻之中数度摆出突围的假动作,而后反扑,但完颜昌始终不曾上当。

    二十万的伪军,即便在前线溃败如潮,源源不断的生力军仍旧如同一片巨大的泥沼,拖住众人难以逃离。而原本完颜昌所带的数千骑兵更是掌握了战场上最大的主动权,他们在外围的每一次突袭,都能够对突围部队造成巨大的伤亡。

    这期间,以燕青为首的策反小队仍旧活跃于战场之上,他们游说了数支伪军队伍,让他们私下里稍稍放水、或是求情、或是威胁,随后也得到了一部分伪军部队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于不断散播的完颜昌已死的消息还在战场上引起了不少的混乱。

    但这一切,仍旧无法在残酷的战争天平上,弥补太过渺茫的力量差距。

    二十八的夜晚,到二十九的凌晨,在华夏军与光武军的奋战中,整个巨大的战场被猛烈的撕扯。往东进的祝彪队伍与往南突围的王山月本队吸引了最为激烈的火力,储备的干部团在当晚便上了战场,鼓舞着士气,厮杀殆尽。到得二十九这天的阳光升起来,整个战场已经被撕裂,蔓延十数里,突袭者们在付出巨大代价的情况下,将脚步踏入周围的山区、林地。

    此时已有大量的士兵或因重伤、或因破胆而被俘。整场战争仍旧未曾因此停歇,完颜昌坐镇中枢组织了大规模的追击与搜捕,同时继续往周围女真控制的各城下令、调兵,组织起庞大的包围网。

    三月三十、四月初一……都有大大小小的战斗爆发在大名府附近的密林、水泽、山川间,整个包围网与搜捕行动一直持续到四月的中旬,完颜昌方才宣告这场大战的结束。

    短时间内没有多少人能知道,在这场惨烈至极的突袭与突围中,有多少华夏军、光武军的军人和将领牺牲在其中,被俘者包括伤员,超过四千之数,他们大多在受尽折磨后的两个月内,被完颜昌运至各个城池,屠杀殆尽。

    也有一部分能够确定的情报,在二十九这天的凌晨,突袭与转进的过程里,一队华夏军士兵深陷重重包围,一名使双鞭的将领率队不断冲杀,他的钢鞭每次挥落,都要砸开一名敌人的头颅,这将领不断冲突,浑身染血犹如战神,令人望之胆寒。但在不断的厮杀之中,他身边的士兵也是越来越少,最终这将领无穷无尽的围堵之中耗尽最后一丝力气,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这是一身戎马,虽一度归于梁山却终于回到正途的英雄,“双鞭”呼延灼。

    二十九临近天明时,“金枪手”徐宁在阻挡女真骑兵、掩护友军撤退的过程里牺牲于大名府附近的林野边缘。

    华夏军团长聂山,在天将明时率领数百敢死队反扑完颜昌本阵,这数百人犹如钢刀般不断突入,令得防守的女真将领为之胆寒,也吸引了整个战场上多支军队的注意。这数百人最终全军尽墨,无一人投降。团长聂山死前,全身上下再无一处完好的地方,浑身浴血,走完了他一声苦行的道路,也为身后的友军,争取了一丝渺茫的生机。

    超过五成的突围之人,被留在了第一晚的战场上,这个数字在之后还在不断扩大,至于四月中旬完颜昌宣布整个战局的初步结束,华夏军、光武军的一切编制,几乎都已被打散,尽管会有部分人从那巨大的网中幸存,但在一定的时间内,两支军队也已经形同覆灭……

    在女真人的讯息中,祝彪、关胜、王山月……等诸多将领皆已传死亡,人头高悬。

    ***************

    马车缓缓而行,驶过了黑夜。

    “我有时候想,我们也许选错了一个颜色的旗……”

    “相公之前不是说,黑色最坚定。”

    “但是每一场战争打完,它都被染成红色了。”

    马车在道路边安静地停下来了。不远处是村落的口子,宁毅牵着云竹的手下来,云竹看了看周围,有些迷惑。

    “我很多时候都在想,值不值得呢……豪言壮语,以前总是说得很大,但是看得越多,越觉得有让人喘不过气的重量,祝彪……王山月……田实……还有更多已经死了的人。也许大家就是追求三百年的循环,也许已经非常好了,也许……死了的人只是想活着,他们又都是该活的人……”

    黑暗之中,宁毅的话语平静而缓慢,犹如喃喃的耳语,他牵着云竹走过这无名村落的小道,在经过昏暗的溪流时,还顺手抱起了云竹,准确地踩住了每一颗石头走过去这足见他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了杜杀无声地跟在后方。

    宁毅的说话,云竹并未回答,她知道宁毅的低喃也不需要回答,她只是随着丈夫,手牵着手在村落里缓缓而行,不远处有几间土房子,亮着灯火,他们自黑暗中靠近了,轻轻地踏上楼梯,走上一间土屋顶部的隔层。这土屋的瓦片已经破了,在隔层上能看到夜空,宁毅拉着她,在土墙边坐下,这墙壁的另一边、下方的房屋里灯火通明,有些人在说话,这些人说的,是关于“四民”,关于和登三县的一些事情。

    宁毅静静地坐在那儿,对云竹比了比手指,无声地“嘘”了一下,随后夫妻俩静静地依偎着,望向瓦片破口外的天空。

    “革新和启蒙……上千年的过程,所谓的自由……其实也没有多少人在乎……人就是这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我们想要的永远只是比现状多一点点、好一点点,超过一百年的历史,人是看不懂的……奴隶好一点点,会觉得上了天堂……脑子太好的人,好一点点,他还是不会满足……”

    他的话语从喉间轻轻地发出,带着些许的叹息。云竹听着,也在听着另一边房屋中的话语与讨论,但事实上另一边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在和登三县,也有不少人会在夜里聚集起来,讨论一些新的想法和意见,这中间许多人可能还是宁毅的学生。

    “……革新、自由,呵,就跟大多数人锻炼身体一样,身体差了锻炼一下,身体好了,什么都会忘记,几千年的循环……人吃上饭了,就会觉得自己已经厉害到极限了,至于再多读点书,为什么啊……多少人看得懂?太少了……”

    宁毅的话语还在继续,那只是叹息,微微的叹息,云竹听着,却也知道,自己的丈夫并非为口中的这些事情而迷茫。此时那头的房间里已经换了一个人开口,某一刻,云竹听得那人说道:

    “……咱们华夏军的事情已经说明白了一个道理,这天下所有的人,都是一样的!那些种地的为何低人一等?地主豪绅为何就要高高在上,他们施舍一点东西,就说他们是仁善之家。他们为何仁善?他们占了比别人更多的东西,他们的子弟可以上学读书,可以考试当官,农民永远是农民!农民的儿子生出来了,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低人一等的世道。这是天生的不公平!宁先生说明了很多东西,但我觉得,宁先生的说话也不够彻底……”

    “……因为宁先生家中本身就是商贾,他虽然入赘但家中很有钱,据我所知,宁先生吃好的穿好的,对衣食都相当的讲究……我不是在这里说宁先生的坏话,我是说,是不是因为这样,宁先生才没有明明白白的说出每一个人都平等的话来呢!”

    “……看看那些农户,尤其是连田都没有的那些,他们过的是最惨最辛苦的日子,拿到的最少,这不公平吧……我们要想到这些,宁先生很多话说得没有错,但可以更对,更对的是什么。这世道每一个人都是平平等等的,我们连皇帝都杀了,我们要有一个最平等的世道,我们应该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他们!跟其他人,是生来就没有差别的,我们的华夏军要想成功,就要匀贫富!树平等”

    这些词语许多都是宁毅曾经使用过的,但眼下说出来,意思便颇为激进了,下方吵吵嚷嚷,云竹失神了片刻,因为在她的身边,宁毅的话语也停了。她偏头望去,丈夫靠在土墙上,脸上带着的,是安静的、而又神秘的笑容,这笑容宛如看到了什么难以言述的东西,又像是有着些许的苦涩与伤感,复杂无已。

    “……我有时候想,这到底是值得……还是不值得呢……”

    他最后低喃了一句,没有继续说话了。隔壁房间的声音还在持续传来,宁毅与云竹的目光望去,夜空中有亿万的星辰旋转,银河浩渺无际,就投在了那屋顶瓦片的小小破口之中……

    屋顶之外,是辽阔的大地,无数的生灵,正冲撞在一起。

    ****************

    武建朔十年,三月二十七。

    奔袭往大名府的华夏军绕过了长长的道路,傍晚时分,祝彪站在山头上看着方向,旗帜招展的队伍从道路下方绕行过去。

    关胜从下方过来:“看什么呢?”

    祝彪望着远处,目光犹豫,过得好一阵,方才收起了看地图的姿态,开口道:“我在想,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想到了?”

    “……没有。”

    “你猪脑壳,我料你也想不到了。嘿,不过话说回来,你焚城枪祝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今天婆婆妈妈起来了。”

    “……我不太想一头撞上完颜昌这样的乌龟。”

    “……”关胜沉默了片刻,“我也不想。”

    祝彪笑了笑:“所以我在想,如果姓宁的家伙在这里,是不是能想个更好的办法,打败完颜昌,救下王山月,毕竟那家伙……除了不会泡妞,脑子是真的好用。”

    “我只知道,姓宁的不会不救王山月。”

    “是啊……”

    两人站在那儿,朝远处看了片刻,关胜道:“想到了吗?”

    “没有。”

    “那就走吧。”

    那两道身影有人笑,有人点头,随后,他们都没入那滚滚的洪流当中。

    ……

    废墟之上,仍有残破的旗帜在招展,鲜血与黑色溶在一起。

    ……

    五月,威胜沦陷。

    不久之后,徐州沦陷。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