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奇书2

第696章 踩着简小单,得名还得利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cpa300_4;    “彭记者啊,您好,上次请您来我们公司宣传,一晃好几年了啊,许久不见,很是想念啊,什么闹很大?我不太明白呢,您的网瘾新闻吗?昨天看了,挺好的。<

    也是,这么短的时间,他一个大老总没注意到也正常。

    “哎呦喂,您还不知道吧!”彭记者立刻很是紧张兮兮地说道:“不是我的新闻,是星盛最新的网瘾新闻,人星盛都点了您魔x的名!”

    “哦?有这回事?星盛......腐肉案哪家媒体吧!您等等啊,我这就看看。”鲍总一听是星盛,口气一下紧张了起来。

    星盛,刚刚过去的腐肉案,可是如雷贯耳。

    “点了你的名,不过不碍事,我们可以合作一下,您作为游戏的领头人,完全可以号召所有其他游戏代理商出来反击网瘾论,我可以专门做个专题,您知道的,其实反驳网瘾论,对您的公司可是一次非常好的宣传机会。”

    这,便是彭记者口中的发笔小财了。

    策划一个游戏的专题,由魔x牵头,彭记者的栏目她自己可是制片人,是占了股份的,这种正面的宣传可是要钱的。

    “而且简记者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这些网瘾患者与您的游戏有任何关系,哪怕玩家最爱玩您的游戏,也没有科学证据证明其中的关联。这官司,你稳赢的。”彭记者继续说道。

    她说的没错,打起官司来,简小单肯定会输。且不说网瘾到底是不是疾病,单单如何证明网瘾的形成和魔x游戏之间的必然性,就非常地困难。

    打官司,可是要证据的,推测可不是证据。而简小单点名魔x,那句‘网瘾患者百分之八十是玩魔x游戏’到了法庭上,这就叫诽谤。

    就像奶粉事件点名三鹿一样,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大头娃娃和三鹿之间的关系,三鹿倒台了,记者才没有吃官司,否则一吃官司,肯定输的。

    只要简小单官司输,那这个报道就是假新闻。

    “我跟你是多年的老朋友了,这么着,我不收你的宣传费,就收其他游戏公司的,给你白做这个专题,咱合作一把?”彭记者笑盈盈地说道。

    这,是要踩着简小单赚一笔,得了名,还得利。

    ---------

    “是彭记者在后面搞鬼。”高冷走进办公室,见简小单仰着头眯着眼睛靠在沙发上,轻声说道。

    “不碍事,发表前就知道会有各种议论。”简小单缓缓睁开眼睛,很是疲惫地笑了笑:“引起讨论,就达到了目的了,不是吗?”

    引起讨论,引起关注,上头就会注意到,就有可能完善体制。这也是新闻最大的作用之一。

    “你看了微博评论了吗?”高冷问道。

    “看了一点点,评价还不错啊。”简小单揉了揉太阳穴:“有攻击也正常。”

    看来,简小单还没有看到最新的攻击。她一直在忙发表的事,恐是只听了一耳朵,听一耳朵,而看到,还是两码事的,而评论几乎一分钟一个样,愈演愈烈。

    “嗯,没什么事,我会处理好剩下的,你在我办公室好好休息。”高冷没有再多话,站了起来转身离开。那些阴谋,那些比她想的更为恶心的后续,高冷不想她知道。

    这会寒了她的心。

    尤其是现在愈演愈烈的人身攻击,这会伤了她的心。

    这稿子,这真相,是简小单亲自体验电击,冒险卧底换来的。电击,没有体验过的人不知道那种可怕,可高冷知道。

    生不如死。

    连高冷都感觉生不如死的电击,她却体验了。

    她是英雄,可英雄如今却被人......

    高冷拉开房门,深深看了躺在沙发上一脸倦容的简小单,看着如今连手机充个电都害怕的简小单,她该有的荣誉,该得的尊重,得还给她。

    谁夺走了你的荣誉,我就从谁的手里夺回来,我给你夺回来,高冷心中暗想,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办公室恢复了宁静。

    报道发表完毕,简小单一身轻松,闭着眼睛休息,不知不觉睡着了,杨关关走了进来,一下惊扰了她,她睁开眼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抱歉,一下子太累了,给睡着了。”

    “不碍事。”杨关关帮她到了一杯水:“高总开了个小会,处理了剩下的事情,其他的交给副经理,要你好好休息呢。”

    “哦。”简小单再次闭上眼睛却睡不着了,拿出手机:“看看现在评论怎么样了,你忙你的吧。”

    杨关关客气地点了点头,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简小单一点开微博,她的微博上第一条信息下方居然已经有了十几万的评论,点开一看:

    难怪这人是孤儿呢,天不理狗不叼的,这种贱/人怎么当初没射墙上?

    做假新闻,张叫兽怎么不把你电死呢?你这种人活者真是浪费空气!活该没人要!

    没用的狗东西,没爹娘教育的垃圾!和彭记者一比,你特么简直不是人!还黑我大魔x游戏,你的脑子呢?哦对了,你这种贱人连爹娘都没有,当然也没脑子了。

    ......

    简小单忙完后,虽然在楼上看到楼下有人抗议,可这是高楼,他们抗议写了什么,她并不知道。这种报道肯定有争议,可这么清一色的谩骂还是让她极其意外。

    他们怎么知道我是孤儿?怎么这么激烈?简小单红了眼眶,网友句句都在讥讽她没爹妈,这戳中了她最脆弱的地方。

    她是孤儿,被人遗弃了,这是她的痛,一辈子都逃脱不了的痛。

    简小单快速地点开论坛,论坛此时已经取消了彭记者微博内容的置顶,彭记者到底老道,舆论按照她的构想走后,她就隐退,免得让人怀疑。

    可此时此刻的论坛和贴吧,无论哪里可以发表电击案的地方,已经不需要任何引导,劈头盖脸的谩骂,吞没了简小单。

    人肉,是很可怕的。

    简小单是孤儿,有些同事是有所耳闻的,可能流传了出去,而照片被网友们各种p,p到墓碑上,p到厕所门,p到牛屎上。

    甚至下面p上裸ii体。

    再放上黄瓜,安上苦瓜。

    偶有一两句质疑:我儿子就是网瘾患者,这个记者没说错......

    立刻,被喷成狗,淹没在了数不清的辱骂中,不见踪影,你能想到的对一个女性最大可能的侮辱,此时,都涌向了简小单。

    而侮辱不算什么,他们似乎统一了口径,给了她一个外号:贱/妓i者,谐音简记者。

    简小单紧紧地咬住唇,狠狠地咬住,突然,她将头昂了起来,眼眶红得不得了,泪光在眼眶里闪着,却没有掉下来。

    手死死地抓住自己的大腿,指甲深深地嵌入了肉里。

    眼泪,依旧没有掉下来。

    只是身体抖得厉害。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