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奇书网

六百二十四、学会扯话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大祭司击杀了明妃,让凌威大帅顶替了明妃去‘迷’‘惑’南海龙王,暂时就没有理会应嫦娥。。: 。在他的计划中,应龙一族还是大有利用价值,只要把南海龙王击杀,掌握了龙宫,成为新一代的南海龙王,应龙一族必然知情识趣儿,主动来投靠。

    应嫦娥这种资深妖帅,放在哪里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日后若能收伏,也是一大臂助,杀了未免可惜。

    所以南海龙王只是镇压了应嫦娥,没有将之杀害,甚至都没有带去南海龙宫,留在了朝歌城里。

    震天侯卫震天用一件神兵镇压了应嫦娥,其实也没有太过在意此人,大祭司临走前,用法力将之封印,就算没有震天侯的独‘门’神兵,她也一样走不脱,毕竟她跟大祭司的法力相差天地。

    许了打算救出应嫦娥,自然不会贸然闯入震天侯府邸,而是在朝歌城中游走,每走过一条街道,一处城区,就催动了弥天大阵将之炼化。他本来还没有这么深的谋算,但毕竟经历了无数战斗,也就养成了谋定而后动的城府。

    许了若是按照计划,把整个朝歌城炼化,甚至把朝歌城中数十万妖怪也炼入弥天大阵,这里可就不是震天侯的主场了。

    震天侯自然没法觉察,朝歌城的变化,他每日里主持战斗,完全想不到世上还有弥天大阵这等奇异法‘门’,不过他最近除了外部的战斗,也有烦恼,因为他渐渐感觉身躯有些不适。

    像震天侯这个级数的妖怪,根本就不会有生老病死,他又是金石成‘精’,更不会沾染疾病,故而心头也奇怪,为什么自己身体会不舒服。他几次运功查看体内,也没觉察出来什么变化,只是觉得有一团妖气,似乎不大受控制,每日都在壮大。

    他尝试祭炼几次,每次祭炼,这团妖气都能被轻易祭炼化解,但过不多久,就又复出现,简直如附骨之蛆,烦不胜烦。

    震天侯尝试了多次,发现就算自己置之不理,也没有什么大碍,也就懒得理会了。

    震天侯当然不知道,他觉察的这团妖气,就是弥天大阵的根基,只是以他的修为,若是全力以赴,甚或割舍一部分躯体,还能将之化解,但如他这般大意,只是随意运炼妖气,自然不可能根除。

    他化解的每一团妖气,其实都不是真正的化解,而是被弥天大阵渗透入本命妖气之中,故而他运炼妖气多次,反而让弥天大阵更深入的融入身躯。

    作为弥天大阵在震天侯体内的源头,金‘精’童子开始也怕的要命,生怕老爷一念就把自己炼化了,但经过几次之后,他终于发现,震天侯其实没有觉察,他已经是叛徒,就放心大胆,全心全意的投靠了许了,把震天侯身躯内的各种法宝,一股脑用弥天大阵祭炼了。

    这些法宝震天侯多半都没有祭炼,毕竟他有四件神兵,故而金‘精’童子这反贼如此造反,他也没能够觉察。

    许了在朝歌城耽搁了十余日,每日法力都有增进,弥天大阵亦是每日都有扩张,尤其是金‘精’童子如此配合,把震天侯的家‘私’都送入了弥天大阵,更是让许了掌中的弥天大阵,威力越发暴涨。

    到了后来,他已经对朝歌城了如指掌,甚至能‘操’纵朝歌城的虚空。

    许了做足了准备,这才寻了一处隐秘的地方,催动了余烬山护体,带了应王,借助弥天大阵挪移虚空之力,直接遁入了震天侯府邸,镇压应嫦娥的天牢。

    许了远远的看到一把锯齿长刀悬空,下面是变成了画纸一样扁人的应嫦娥,不由得笑了一声。

    当初大祭司以双刃矛戟‘射’他,被他夺走了这件神兵,如今炼成了余烬山的中枢,没舍得自己使用,故而还缺一件趁手的兵刃。若是再有一件锯齿长刀,他就能以师传法‘门’炼化,成为趁手的武器,实力必然可以大幅增长。

    不过许了何等狡诈?他招呼了应王一声,说道:“师父,我们必须得让嫦娥婆婆也修炼弥天大阵,里应外合,祭炼了这件神兵,才能让她脱身而出。只是我说话,嫦娥婆婆未必肯信,还得师父来讲清。”

    应王冷哼一声,他怎会不知道,许了是什么打算?

    不过经过众叛亲离,应王也明白了一件事儿,若是不能把手下牢牢控制,这些手下未必就那么忠心耿耿,故而他也并不抗拒,把应嫦娥也祭炼到弥天大阵。

    何况,若是弥天大阵再多了应嫦娥这第三头妖帅,只怕真的有资格跟巅峰妖帅斗一斗了。

    应王如今几乎没有什么实力,只有许了这一个徒儿可依靠,自然不会恶了许了,也不会抗拒,让许了实力增长的机会。

    他现身了之后,轻声说道:“嫦娥阿姨,我乃是应王!你可能听得我的言语?”

    应嫦娥叹息一声,说道:“大祭司如今怕是已经掌握了南海,你来的迟了。”

    应王微微一笑,说道:“哪里就迟了?我如今得了皇伯闻仲的支持,还有了一股属于自己的势力,虽然还及不上大祭司,但足以割据一方。若是再有嫦娥阿姨加入,就算大祭司也奈何不得我们。我们虽然低档不得,但只要耐心蛰伏,以后未必没有机会。”

    许了听得应王信口开河,也不由得暗暗忖道:“我这个师父,练了九元算经之后,居然也学会了扯谎。这可比不知道什么时候该说真话,什么时候该说鬼话,什么时候都说真话,什么时候都说鬼话,或者该说真话,却说了鬼话,该说规划却实心实意的人强太多了啊!”

    应嫦娥微微一愣,思忖良久,才说道:“也罢!既然如此,你就放我出来吧!”

    应王当下柔声说道:“嫦娥阿姨身上有大祭司的封印,还有震天侯这个叛徒的一件神兵镇压,我须得以皇伯闻仲传授的秘法破解,还望嫦娥阿姨助我一臂之力。”当下应王就传授了应嫦娥秘法,让她催动弥天大阵。

    应嫦娥不疑有他,催动了弥天大阵,不旋踵就被炼化入了阵法,成了第四个妖帅级的阵眼,她的修为可比余六,飞云侯,还有已经被炼造成了战斗兽的巡海王强横太多,顿时让弥天大阵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 2015-2018 www.qishu2.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奇书网网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