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奇书网

第七百三十九章、我是禽兽!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看电影点这里
    第七百三十九章、我是禽兽!

    无风无雨,无星也无月。燃 文小说   ranenacom

    无寒鸦夜枵,更无醉鬼推门。

    这是再平凡不过的一天,假如不是宋氏停云和崔家的小心小姐在今日大婚的话。

    可是,这将注定不是一个平静的日子。

    即便是在后人所载的之中,也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他来了!

    随着老管家的一声沉闷的喝声,一股强大的威压突然间从天而降。就像是一块天外陨石即将砸在老宅屋顶,又像是一个透明气罩突然间将老宅小院给笼罩其中。

    所有人都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后院养的牲口,池子里面的游鱼都感觉到了恐慌,一个个的呜鸣惨叫,拼命的撅着蹄子甩着尾巴打转着圈圈。

    砰------

    房间门被重力推开。

    不是被人推开,而是被风推开。

    良久,才有白衣胜雪的俊美男子缓缓的出现在门口。

    “这是牵牛花之毒-----丝丝缕缕,犹如牵牛之绳。无需用力,却能够牵动千石大牛。是不是很棘手?”

    “李牧羊-----”宋孤独的双手搭在宋晨曦的手腕之上,仍然固执的和孙女体内的顽毒做着斗争,头也不抬的出声说道:“多日不见,老头子恭候多时了。”

    “老神仙之名果然名不虚传。”李牧羊一脸平静的看着屋子里正在拼命消耗体内真气去救治孙女的老人,面前这位便是杀其族人无数,灭其陆氏家族的生死大敌,李牧羊的心里却不起一丝一毫的波澜,或许,多日谋划,等待的便是这一刻的到来吧?这是命中注定的事情,愤怒、亢奋、或者其它的那些情绪就有些微不足道了。“看来老神仙早就猜到我要来了。”

    “杀宋玉,污清林,送人头,除了你这头小龙,还有谁人敢对我宋氏做这些事情?”宋孤独同样的一脸平静。他的眼里含有忧虑,但是那忧虑却不是因为李牧羊而起。他忧虑的是孙女的病情,自己如此用力,却仍然没办法将那一缕细小的无名之毒给彻底的封死,这着实让他心焦不已。

    虽然说医武不分家,但是,武家终归不是医道。宋孤独的武道修为近乎半仙,但是医之一道却只是略知皮毛。想要解决孙女的病情,确实不是一桩容易的事情。

    “就知道没有什么事情能够瞒得过你这位星空之眼。”

    “不,你还是将我骗过了。我怎么也没有想过,楚宁竟然甘愿为你做傀儡,假借探访名义前来对我孙女晨曦用毒------难道她当真以为,就凭你一已之力就可以毁灭我宋氏?难道她就一点儿也不担心此事了结之后宋氏的报复吗?那个时候,怕是她连废公主也做不成了,等待她的只有死路一条-----她不怕死吗?”

    “怕死。世人谁不怕死?”李牧羊笑着说道:“你们宋氏能够杀了他的父亲,能够杀了他的兄弟,能够杀了他们楚氏成百数千人------又岂会将一个前朝公主的小命放在眼里?也正是因为怕死,日日夜夜都在担心自己会死,自己会步入父亲兄长的后尘-----所以她才不惜孤注一掷-----输了,死路一条。若是赢了,便再也不用承受这种怕死的折磨了。死是一瞬间,怕死却是一年又一年。”

    “言之有理。倒是老头子把事情给想得太简单了。”宋孤独一幅了然的模样,好像李牧羊过来就是为了向他解释楚宁公主为何要向宋晨曦下毒,而他又很容易接受了这个理由一般。“一个人若是时刻畏惧死亡,索性不如一死了之。”

    “就是这个道理。”李牧羊附和着说道。

    “老头子有一个问题想不通,晨曦不是你的朋友吗?为何你还要向她下此毒手?她处处向着你维护你,你还要取她性命?”

    李牧羊眼角微凛,冷声说道:“因为我是禽兽。”

    “-------”

    “你们不是一直辱骂龙族是吃人心肝的禽兽吗?我做出这样的事情有什么难以理解的?”

    “这倒是-----也说得通。”宋孤独明显被李牧羊的这个答案给噎到了,如此坦诚直白又死不要脸,还真是有他们人族某些无耻败类的风范。

    “所以,我才有机会来取你性命。”李牧羊狠声说道:“我知道你的强大,我知道你的修为境界越发的精进,就算我有龙魂附体,无论我多么的勤奋努力,想要在短时间内超越你百年修为,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我还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割走你颈上人头。所以,就只好出此下策了。”

    “有道理。与杀我相比,晨曦的命也就不那么值得看重了。是也不是?若是我,我也会这般做的。我说那些,倒也不是为了要苛责你。再说,我有什么立场和资格苛责你杀了我宋氏的女子呢?我们宋氏杀死的陆氏族人可还少?”

    “我知道你的意图,你想乱我心性-----可惜,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李牧羊了。你们有什么卑鄙手段大可以使出来------因为你们要是不用的话,我就要用了。”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你果然成长成为------一头让人不得不心生惧意的恶龙了。早知今日,悔不当初啊。”

    “你也会后悔自己曾经做过的错事?你也会后悔对陆氏下此毒手?这要是传出去的话,怕是会让神州人耻笑的吧?”

    “我后悔的是,那一次没能将你留下来------若是上一回将九根幽冥钉全部都打入你的身体,哪里还会有后面的风风雨雨?造化弄人。”

    “真是死不悔改,心肠坏透了。”看着满头银发的宋孤独,李牧羊一脸讥讽的说道:“是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棘手的局面?倘若放手的话,自己最疼爱的孙女会死。倘若不放手的话,自己又会死------以前你都是将别人给推至两难境地。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会身陷地狱吧?”

    “是啊。止水剑馆当街刺杀,倘若你暴露了龙族身份,那么你和你的家人都会死。若是你没有暴露龙族身份,恐怕当场死得人便是你-----只是没想到的是,你竟然有弱水之心这种神州神器护身,导致木浴白的那场试探成了儿戏,成了天都笑柄,反而助长了小子的威名。这也是我的败笔。想来实在可笑。”

    “那是我命不该绝。上天给我留下一条残命,就是为了让我来向你复仇。”李牧羊表情狰狞的说道:“我爷爷的死,我陆氏族人成百千口的死、忠于我陆氏的忠臣勇将的死-----我陆氏所遭遇的耻辱和委屈,还有父亲和我体内的幽冥钉,一件件,一桩村,今日便有你的人头来偿还吧-----”

    呛------

    李牧羊抽出手中的桃花剑。

    花香浓烈,剑气袭人。

    宋孤独终于抬头了,他的视线从宋晨曦苍白如雪的小脸上转移,和旁边的老管家眼神对视,声音笃定的说道:“这头小龙大大咧咧的杀到了我的老宅,怕是停云的婚礼那边早已经生了变故------”

    “有仲谋在,又有无数高手掠阵-----有崔尚的城卫军,有停云的麒麟军,就算是大军压境,也奈何不了他们。你尽管放宽心。”

    “就怕他们那边心忧老宅安危,分兵多处,被人一一击破。”

    “不会的。在大婚前一个月始,我们便将刺候向天都城外数百里散了出去。若是有什么风吹草地,早就有消息传了出来。没有大股势力入侵,又怎么可能伤得了城卫军麒麟军这样的强军悍卒?”

    “今日之事,怕是要麻烦你了。”

    “都是老伙计了,还说这些话做什么?”老管家笑着说道。

    “希望你的手还没有生。”

    “杀人这种事情------有过一次,就能够让人记住一辈子。”

    老管家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开始舒展,脸上那深遂的皱纹逐渐消失。很快的,他那原本苍老灰败仿佛饱受磨砺的面孔竟然变成了黑发童颜,拥有了二八少年一样的发色和皮肤。

    轰-----

    老人的身体猛地一振,身上的灰尘纷纷抖落。

    灰袍变成了银衫,黑发随风在空中飘散。

    他弯曲的脊背挺直了起来,看起来要比李牧羊还要更加的伟岸高大起来。

    李牧羊瞪大眼睛看着这个一直侍候在宋孤独身边的老管家,上一回自己来宋氏老宅拜访的时候,还是这个老头子帮忙开门引路。好像当时还有人介绍过他的名字,叫什么伯来着,可是,李牧羊早就将那个名字给忘记在脑海之外了。

    谁能够记住这样的一个小人物?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是一个隐藏极深的绝世高手?

    “看起来我要重新向牧羊公子介绍一下自己了-----”老管家笑呵呵的看着李牧羊,出声说道:“老朽西门酌情------怕是现在的少年人已经没有人还记得这个名字了吧?也罢,也罢。名字终究只是一个符号。只是没有想到,老了老了,还有人逼迫老朽与人拔剑。实在是违背本心啊。”

    “剑圣门人?”李牧羊沉声说道。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 2015-2018 www.qishu2.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奇书网网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