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奇书2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毒瘤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不知过了多久。 .

    聂天和炎龙阿加斯,悬浮在一个荒寂的陆地,抬头凝望天空。

    “第九个了。”

    阿加斯吐息,气血之力混杂着炎火,似在感叹:“九个被我们探知的天地,都有我们古灵族族人的尸骸,或擎天巨灵,或古兽,或龙族。几乎都是九阶血脉,都被一截树枝,穿透心脏而亡。”

    聂天皱眉,道:“看样子,此地近千域界天地,曾经生活着的,都是古灵族族人。那一株庞大到不可想象的巨树,兴许是忽然降临了。它的一截截树枝,穿透域界,刺入其,捕杀古灵族。”

    “没有十阶者。”阿加斯道。

    “的确没有。”聂天点头,“十阶的古灵族族人,实力强悍无。这种级别的古灵族族人,可能不会被古树击杀。”

    “也有另外一种可能。”阿加斯沉默了一下,“他们,和古树战斗了,有可能落败,不是古树对手,无奈下,选择从这里撤离。”

    “那,还有很多九阶的族人呢?”

    “舍弃了吧?不舍弃,他们自身都也可能埋尸于此。这样的话,此事应当是古灵族的耻辱史,也唯有耻辱史,不会记载在各种典籍,不会去烙印到血脉。”

    聂天愣了愣,道:“还真有可能。”

    “九个域界,适合不同修炼属性的人,具备特殊血脉的异族生灵。”阿加斯继续说,“遗憾的是,那些域界的古灵族族人,对主人你来说,没有一丁点的价值。气血,随时光的侵蚀,早耗尽了。”

    “更重要的是,心脏不见了。”聂天也很遗憾。

    和炎龙铠交谈着,他们又从这方天地飞离,继续探察。

    时光匆匆。

    连续又探察八个域界天地,并没有特别收获,聂天忽然决定放弃了,“打算离开了,我们经过的那些天地,没有什么特之处。反倒是我们最初降临的,有炎龙骸骨祭台的那个,才是真正特殊的。”

    “是在那里,我感悟出很多精妙的法决,还有限制臌肶的禁术。”

    “其余域界天地,有的,只是毫无价值的尸骨,尸骨也没能够令我参悟的秘法灵诀。”

    这方未知的星河,被那古树的树枝,穿透的一块块天地域界,近千之多。

    算聂天闲暇无事,要一个个仔细探知,都不知道要耗费多久。

    何况,他还有一堆麻烦事情要处理。

    他的血脉,境界,都要抓紧时间突破,他离去的位置,还是火灵域……

    “主人,若我有天返回族内,见到我父亲,有关这里的一切,能否告知?”阿加斯突然道。

    “无所谓了。”聂天道。

    “多谢。”

    “返程吧,从降临之地,回火灵域。”

    “好。”

    ……

    火灵域。

    莫千帆、俞素瑛苦苦等候着,不敢远离那片区域。

    他们之所以,一直地等候,是源自娄红烟、彭琰的一番说辞。

    娄红烟告诉他们,聂天的离去,并非长时间,还会在原地,再一次显现而出。

    “呼!”

    姬元泉和叶翰两位神域,倏然抵达,脸色皆凝重。

    “怎么了?”莫千帆道。

    “臌肶,正在悄然接近天莽星域。”叶翰深吸一口气,说道:“除了臌肶之外,我们得到消息,幽族的通幽大尊,领着众多九阶的大君,似乎也正在天莽星域的周边星域徘徊着。我们担心,臌肶,还有通幽大尊的目标,是天莽星域。”

    “是奔着聂天而来的吧?”俞素瑛道。

    姬元泉点头,“十有八九。”

    “可聂天……”俞素瑛苦笑。

    “等他出来吧。”姬元泉无奈。

    如此这般,又是半月过去。

    “嗤!”

    异常的空间波荡产生,姬元泉忽有所觉,突然轻啸。

    一扇火焰汹涌的门,凭空凝现,聂天一跳跃出来,门自动关闭。

    “好古怪的气息。”姬元泉一脸讶然,“聂天,你刚过来的方位,是炎龙铠能降临的,所谓的地?”

    “不错。”聂天点头。

    “那边,给我的感觉,不像是人族的域界天地。”姬元泉眼睛一亮,“兴许,能连接到异族、古灵族的天地。我们人族的诞生地,也是那边。要是能顺畅地通行,我们不必再跨域死星海了。”

    “应该不是。”聂天泼冷水,“如果真是那样,当年庞擘,早以这样的捷径,去那异族、古灵族的地方了。”

    “庞擘么?”叶翰轻哼,“我如今都怀疑,他明知道能通行异族天地,也不会那么去做了。庞赤城,分明流淌着异族血脉。这意味着他,在生命的晚期,和某物异族强者关系无紧密。”

    聂天讶然。

    “算了,先不谈这个。”姬元泉打断这个话题,“聂天,我们得到消息,臌肶,还有一些幽族族人,正悄悄向天莽星域迈进。我们要是没有猜错,臌肶的目标,应该是你!”

    “什么?”聂天脸色一变。

    “它应该是打算,在你还没有足够强大,能封禁它之前,解决掉你。”姬元泉道。

    “走,去天莽星域!”聂天急切道。

    ……

    天莽星域,涡流域。

    “臌肶,并没有踏入寒霜星域,反而朝着天莽星域而来!”

    “青木星域,离天莽星域要横跨众多星河,那臌肶,为何能在短时间,便在天莽星域之外出现?”

    “除了空间通道,我想不到,还有别的方法。”

    “可臌肶,为何能借助空间通道?此异物,难道说还精通空间之力。”

    “应该是有人,或者说是异族,在暗帮助它吧?”

    “……”

    涡流域的所有炼气士,都在议论此事。

    远道而来的冰魄神女凌冰云,寒穹和孔霜晶,听说臌肶没有顺势,去他们的寒霜星域,反倒是朝着天莽星域而来,忽然松了一口气。

    “神女?”孔霜晶喜不自禁,“我们不必继续在涡流域逗留了吧?臌肶,在最接近寒霜星域时,都没有踏足,以后更加不太可能了。”

    “没有臌肶的威胁,我们能一切照旧。”寒穹道。

    “臌肶,这趟奔着天莽星域而来,聂天怕是有麻烦了。”孔霜晶道,“知道臌肶,正在缓缓接近的消息后,很多在涡流域逗留的,从各方星域而来的圣域强者,都找借口,纷纷撤离了。”

    “我们,是不是也应该,趁早地远离?”

    臌肶临近的消息,一传递出去,那些千里迢迢而来,想要结交聂天,希望又朝一日冲击神域时,能得到聂天帮助的圣域强者,惊惧下,都悄然离开。

    因为,目前没有任何人,能保证可以抵御臌肶。

    臌肶所过之处,圣域者被腐蚀而亡的人,太多太多,连神域者,当年在死星海,都被臌肶所灭。

    何况他们这些圣域?

    于是,知晓臌肶即将抵达者,都很识趣地,寻个借口离开。

    孔霜晶和寒穹,劝说凌冰云,也是不希望他们神教的流砥柱,在涡流域出现什么问题。

    “不,这一趟,我们不从涡流域撤离。”凌冰云道。

    “啊!”寒穹大惊失色,“为什么?教主,涡流域的事情,和我们无关啊!臌肶,也应该是聂天去头疼,我们掺和什么?再说了,我们道歉后,聂天也原谅我们了。不管臌肶有没有处理好,他应该都不会追究下去啊。”

    孔霜晶也表示不理解。

    “你们不明白,臌肶的目标,不仅仅只是聂天,还有天莽星域。”凌冰云神情肃然,“它的目的,乃是蚕食人族所有域界天地,将人族的域界天地,化作最适合它强大的地方。这次,它因为聂天,暂时放过了寒霜星域,以后呢?”

    “要是聂天死亡,能限制它的力量,再次消失,它在人族域界天地,可以肆无忌惮!”

    “到了那时,我们再没有谁,能够依仗了。”

    凌冰云忽然彻底想通了。

    “教主,你……是对的。”寒穹羞愧地垂头。

    “出去看看吧。”一行三人,从金瀚宗分过来的石楼走出,以灵魂意识巡视,发现众多圣域者,果然消失了将近一半。

    然而,还是有一些人,坚定地留了下来。

    张启灵,厉万法,还有傅雨森、炎彬、苟君豪等等圣域强者,并没有因为臌肶的接近,舍弃。

    “咦!”

    张启灵抬头,注意到凌冰云还在,显得异常诧异,“真是没料到,你们冰魄神教,竟然明知道臌肶过来,你们寒霜星域躲过一劫的情况下,还选择留下。”

    “臌肶,是整个人族的毒瘤,不解决这个麻烦,等天莽星域沦陷,等聂天也被杀了,我们又能躲到何处?”凌冰云冷冰冰地说道。

    此言一出,张启灵一行人,油然而生敬意。

    “看来,以前对你稍稍有点偏见。”厉万法点了点头,“你虽然脾气臭,傲慢,可见识还是不凡的,在格局方面,要超过很多男人了。”

    凌冰云哼了一声,并没有答话。

    “哧啦!”

    一条空间缝隙,从涡流域外域的水幕,硬生生撑开。

    下一刻,聂天和姬元泉一行人,走了出来。

    几乎同时。

    千剑山的空间传送阵内,走出了通天阁的梵天泽。

    他一出现,叶翰率先感应到,忽轻呼一声,“他,竟然在这个时候,来涡流域,所为何事?”

    ……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