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奇书网

第七一一章 笼络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看电影点这里
    火神君挡住对方暗器,爆喝一声,手中的长凳已经向飞蝉密忍砸了过去。

    一名忍者已经拔刀在手,速度快极,眼见得那长凳飞袭而来,那忍者双手握刀,狠劈下去,顿时便将那长凳劈开两半,也便在此时,火神君却如同鬼魅般出现在他眼前,那飞蝉密忍吃了一惊,火神君早已经探手出来,电光火石间,已经抓住了忍者脖子,手上一用力,便听咔嚓一声响,竟是生生捏断了那忍者的脖子。

    顷刻间,左右两名忍者夹击过来,都是手举弯刀,临空劈下来。

    火神君身法了得,足下一挪,身子微矮,向左边猛-撞过去,他身材高大,整个人就如同铁塔,这一撞过去,速度宛若闪电,而他身体就如同一件厚重的兵器,那忍者刀还没落下,已经被火神君铁塔般的身体狠狠撞上,整个人已经直飞出去,“砰”地一声撞在墙面上。

    这茶棚本就简陋,被这忍者撞上去,“轰隆”一声,立时被撞开一个窟窿。

    齐宁远远瞧着,心想只瞧这几下,足以看出火神君的外门功夫当真了得。

    火神君瞬间便除掉两名忍者,剩下四名忍者知晓火神君身手了得,脚下飞快,瞬间变分成四角将火神君围在当中,足下不停,绕着火神君转圈子。

    便在此时,却又听到屋顶传来“噗噗”两声,屋顶塌陷窟窿出来,两道人影从天而降,人未落地,刀光闪动,正好在北堂风头顶处,两把刀都是照着北堂风砍下来。

    北堂风抬头看着两道人影从天而降,一时间呆若木鸡,根本不知道闪躲。

    火神君脸色大变,怒吼一声,便向北堂风飞扑过去,围住他的忍者立时出刀,封住他去路。

    眼见得刀锋便要落在北堂风脑袋上,却见得剑光忽起,随即听到两声惨叫,那从屋顶落下的两人却是分落在地,抽搐几下,便即不动。

    齐宁看得分明,千钧一发之际,正是白羽鹤突然出手。

    白羽鹤剑法已经达到极高境界,要解决两名忍者,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火神君见得白羽鹤出手相助,救下了北堂风,顿时精神一震,低喝一声,闪过忍者快刀,侧身绕到一名忍者侧面,铁拳打出,正打在那忍者的脖子上,又是咔嚓一声响,那忍者脖子被火神君一拳打断。

    剩下几名忍者齐齐来攻,却见得剑光匹练,连声惨叫过后,剩下的三名忍者定住不动,随即同时向前扑倒在地,而白羽鹤却已经收剑回鞘,气定神闲。

    火神君看向白羽鹤,微微点头,白羽鹤也不多言,回到桌边,坐了下去。

    屋内一时间死一般寂静,只听外面传来那尖细声音道:“东海弟子,果然了得,改日再请赐教!”前面两句还听得清晰,说到最后一个字,声音袅袅,已经是去得远了。

    飞蝉密忍显然是知道白羽鹤厉害,继续刺杀,无非是多增加几具尸首而已。

    火神君快步走到北堂风面前,道:“殿下,您没事吧?”

    北堂风脸色苍白,瞧着满地尸首,心有余悸,摇摇头,道:“我.....我没事.....!”或许是太过紧张,所以口干舌燥,伸手去拿桌上的茶壶,白羽鹤却已经道:“若是不想死,还是不要碰茶水为好,这些东瀛忍者擅长下毒,也许茶水之中已经有毒。”

    火神君忙道:“多谢提醒。”沉声道:“店家,赶快点灯!”

    胖掌柜和那伙计一直躲在后面,瑟瑟发抖,这时候才知道来吃饭的都是狠人,火神君一声吩咐,这两人哪敢违抗,伙计哆哆嗦嗦点上了灯火,瞧见屋内都是尸首,更是心惊胆战。

    火神君扫了一眼,见到齐宁蜷缩在屋角,颇为不屑,上前向白羽鹤拱手道:“阁下当真是名动天下的白羽鹤白大剑客?”

    白羽鹤微抬眼睛,反问道:“你们是北汉人?”

    火神君再不隐瞒,道:“实不相瞒,鄙人九天楼火神君。”

    “九天楼高手如云,五行神君名动天下。”白羽鹤缓缓道:“看来传言不虚,火神君的武功倒也不弱。”

    “岂敢岂敢,在白大剑客面前是丢人现眼。”火神君言辞十分客气:“东海白云岛主乃是五大宗师之一,白大剑客是白云岛主的弟子,剑术当真是神乎其技,令人叹为观止。”

    白羽鹤摇头道:“东海白云岛与我再无关系。”

    火神君一怔,白羽鹤瞥了他一眼,淡淡道:“我已经脱离师门,以后便不是白云岛的人。”

    火神君吃了一惊,却不敢多问,白羽鹤瞧了北堂风一眼,问道:“那位可是北汉的风皇子?”

    “正是!”北堂风上前来,拱手道:“多谢白大侠出手相救,本皇......我日后必有重报。”

    白羽鹤淡淡道:“我听说出使东齐的北汉使臣突然失踪,下落不明,原来是到了这里。听说北汉国内出现变故,北汉皇帝突然薨逝,两位难道不知?”

    火神君叹了口气,道:“不瞒白大侠,我们接到了消息,所以才不辞而别,只是一路上......!”并无说下去。

    白羽鹤微微颔首,道:“皇帝薨逝,皇子争位,近水楼台先得月,想必是国内有其他皇子想要夺取皇位,又担心风皇子顺利回国,所以才会派出刺客行刺。”瞥了地上几具尸首一眼,道:“这些东瀛忍者,莫非是北汉的皇子们所收买?”

    北堂风冷笑道:“除了他们,还能有谁?白大侠说的不错,父皇一直属意于我,北汉皇位,也本该属于我,只是这一次父皇驾崩,我未能在洛阳侍奉,出门在外,其他人就心存异念,想要抢走本该属于我的皇位。”抬脚在一具尸首上踢了一脚,道:“他们派出几路刺客,就是要取我性命。”

    白羽鹤面无表情道:“据我所知,北汉并无立太子,只要没有遗诏,谁想坐上皇位,只能靠实力。”冷笑一声,道:“弱肉强食,胜者王侯败者寇,风皇子出身皇族,饱读诗书,莫非连这简单的道理也不明白?”

    白羽鹤在齐宁的印象中,属于沉默寡言之人,一棍子打不出个屁来,很少听他发表见解,想不到今日对此倒是大有见识。

    北堂风顿时有些语塞,甚至有些不快,但在白羽鹤面前,自然不敢发作。

    “虽说争夺皇位不择手段,但是使出行刺这种低劣手段,看来你的对手实在不怎么样。”白羽鹤手握宝剑,缓缓道:“火神君,你是九天楼的人,皇子争位,莫非你也要卷入其中?听说九天楼是由牧云候统管,但牧云候极少插足九天楼的事情,九天楼一直由金神君统领......!”微顿了顿,才继续道:“你保护风皇子,是否代表九天楼也在支持风皇子?”

    火神君正色道:“我出使之时,接到先皇旨意,定要保护风皇子周全,先皇旨意在身,自当竭尽所能,至若其他人如何想,并非我所思。”

    白羽鹤难得露出一丝微笑,道:“倒也是忠义之人。”看向风皇子,问道:“这条道路通往楚国京城,距离洛阳越来越远,你们要一直走下去?”

    “白大侠,我不瞒你,我们是想去往咸阳。”北堂风苦笑道:“但是在襄阳惊动了神侯府的人,如今不但是汉国派来的刺客在追杀我们,神侯府的人也在追寻。他们一定以为我们是要往北边去,沿途必定会设下埋伏,我们却反其道而行之,往南方走,暂避一时。”

    白羽鹤摇头道:“看来你们的盘算已经出现差错了。”抬手指着地上的尸首道:“这些刺客追到这里,自然已经洞悉了你们的行踪,你们继续往南走,反倒会愈加凶险,如果换做是我,干脆继续向北,好歹也要搏上一搏。”

    北堂风点头道:“我也正有此意,只是......!”叹道:“只是我身边只有火神君一人护卫,他武功虽高,但终究只有一人,若是往北去,很是凶险。”

    白羽鹤“哦”了一声,不再言语。

    火神君却忽然问道:“白大侠,你从东海白云岛脱身,不知.....不知以后要往哪里去?”

    白羽鹤淡淡道:“天下之大,自然不会少了我容身之地。”

    “白大侠所言极是。”火神君道:“只是白大侠武功高绝,若是就此隐匿起来,一手出神入化的剑术再难得见,未免太过可惜。”

    白羽鹤眉角微抬,道:“你想说什么?”

    “白大侠,恕我冒昧,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白大侠能否答应?”火神君犹豫一下,似乎是下定了决心:“白大侠,风皇子如今身处险境,但是若能安然抵达咸阳,势必能够夺回皇位,到时候整个大汉都在殿下掌中,却不知......!”还是犹豫了一下,才道:“不知白大侠能否帮忙护送殿下前往咸阳?”

    白羽鹤淡淡笑道:“你要我侍奉你的殿下?”

    北堂风似乎也想不到火神君有此提议,此时却是兴奋起来,他身边只有火神君一人,总是忐忑不安,白羽鹤剑术惊人,而且出自大宗师门下,如果此等人物能随在自己身边护卫,那可是求之不得的大好事,立刻道:“白大侠,你已经离开白云岛,目前还无着落,若是....若是能够护送我前往咸阳,我必定不会亏待!”

    齐宁在屋角听见,心下却是一凛,暗想白羽鹤难道还真要投奔北汉不成?

    8)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 2015-2018 www.qishu2.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奇书网网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