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奇书2

第630章 财富取之于海,危险亦来自于海上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财富取之于海,危险亦来自于海

解缙看到外面没人,靠过来,低声道:“你不会是想……”

方醒愕然,哭笑不得的道:“解先生,您想多了,你在方家这么久,觉得小子我可是那块材料吗?”

姑且不论造反的难度和后果,可皇帝是那么好做的吗?

别说什么会用人行了!那也得分时候,在大明目前的状态下,连朱棣用人都再三谨慎,而且事必躬亲,不然他晚睡觉都得要睁只眼闭只眼。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www..net

解缙一想也对,“你这人惫懒,能躺着不坐着,能坐着不站着,这事确实是老夫想多了。”

方醒呵呵道:“那是,若不是想着太孙和方学,我觉得自己现在可以退休了,每日带着家丁们在金陵城里逗鸟遛狗,调戏一下小姑娘大媳妇,人生至此,夫复何求啊!”

……

由于降价的缘故,数学第二册和方学字典的销售情况格外的好,金忠为此已经在抱怨了,说是兵部现在成了方学的印刷坊,所以……

“德华,你收了户部的弟子,可我兵部的呢?难道你想厚此薄彼?”

金忠横眉怒目的道,这里是兵部,所以看到老大人发怒了,谁都不敢在边停留,都贴着墙根,悄无声息的溜了。

方醒今日来看印刷的情况,可没想到被金忠给堵住了,他苦笑道:“我的金大人哎!兵部要跟我学什么?数学?还是方学。可这得好几年,您确定他们有这个时间吗?”

金忠的怒色这才消退,他不爽的道:“那你说咋办?想不出来老夫退位让贤,让你来干这个兵部尚书。”

方醒苦笑道:“我那些弟子都才学了一年不到,没出师啊!”

兵部当然需要方学子弟,综合素质高的方学子弟不需要另外培养,只需磨合一下能手。

金忠突然伸手拍拍方醒的肩膀道:“老夫逗你玩来着,没事。”

方醒腹诽道:先是解缙,接着又是你,大家都在试探,难道我方某人看着像是个头后生反骨的家伙吗?

出了兵部,方醒正准备去看看婉婉,可却意外的遇到了郑和。

“郑公。”

方醒拱手打了个招呼。

郑和和煦的道:“兴和伯可有空?”

方醒心想不会是又来告诫的吧,不过想想也不可能,他和郑和没那么熟。

“一起走走吧。”

郑和回来后在朱棣的身边服侍,他的邀请一般人也不会拒绝。

两人沿着六部的这条街缓缓前行,不时有人给郑和拱手打招呼,而在给方醒拱手时,大多显得有些勉强。

前面是承天门,那天大明的武百官是在这里‘膜拜’着瑞兽麒麟。

“兴和伯对海外有兴趣?”

郑和突然问道。

“我个人没兴趣,只是觉得大明应该有兴趣。”

“哦!”

“这话咱家是赞同的。”郑和缓缓的道:“欲使国家富强,不可置海洋于不顾。财富取之于海,危险亦来自海。”

知己啊!

方醒心激动,差点一声同志出口。

“郑公此言大妙,海可通大陆,可为大明夺取更大的生存空间,让子孙不至于连一亩地都分不到。”

方醒觉得郑和是个妙人,“至于危险,郑公,欧罗巴人正在革新,火器开始崭露头角,并且已经开始去探索新大陆。

殖民新大陆的冒险才刚开始,等他们夺取了那些只有土著人的地盘后,金银铜铁,全新的食物种子,会驱动他们继续革新自己的兵器,甚至会渐渐的把目光转向大明。”

郑和微不可查的点点头道:“你说的白人咱家见过,粗鄙不堪,身熏臭,人欲呕。”

方醒笑了笑:“可他们却咱们更富有冒险精神,欧罗巴的土地和财富养不活那么多人,他们必须要出海才有生路。”

郑和点点头:“那些人看到我大明的船队之后,明显的害怕了。”

当然会害怕,此时的大明水师堪称是无敌舰队,那些所谓的白人看到后大概会想起当年的黄祸。

“别看户部的夏大人在抱怨维修船队的花费,可暗地里他不知乐成什么样了。”

郑和笑道:“出海一次,每到一处必然会进行贸易,我大明之物产在海外广受欢迎,获利不菲啊!”

嗡!

方醒只觉得脑海里一个震荡,有个声音在呐喊着:保守!!!

刘大夏绝对没烧海图!他也没这个胆!

那么他怕什么?

当时交趾变乱,黎氏被老挝打败,汪直想趁机把交趾捞回来,可刘大夏却把交趾的资料藏了起来,认为西南的事只要不涉及大明别插手。

而等到皇帝想再次下西洋时,刘大夏应该还是藏了那些资料。

为的是什么?

“于国于民无益!”

郑和的眉间有些抑郁的道,看来这段时间他没少受到舆论的压力。

方醒劝慰道:“郑公放眼四海,而彼辈坐井观天,只知闭关自守,无需在意他们的叽叽喳喳。”

郑和莞尔道:“你以为他们是麻雀吗?”

“都是叫得凶的货色,我看差不多。”

方醒没有轻蔑,有的只是深深的无奈。

他想通了刘大夏为何要把交趾和下西洋的资料藏起来的用意。

——来,把大门关,然后大家把头扎进沙子里,至于你说屁股露在了外面?

呵呵!屁股又不是脸,咱只要保住脸面行!

“听说兴和伯在谋海运?”

郑和一句话把今天的‘巧遇’解释了。

“咱家喜欢大海。”

方醒吐掉郁气道:“是,我是在谋海运,原因和郑公一样,只是认为我大明不能离开海洋。”

郑和止住脚步,第一次正视着方醒。

“兴和伯,咱家前日去看了少师,他说,儒学不可凭,否则必然会重蹈前宋覆辙。”

姚广孝只有一个义子,所以到了晚年也是无牵无挂,行事越发的遵循本心。

而他对儒学的态度也在靖难成功后,来了个彻底的颠覆,鄙夷程朱理学!

方醒好的问道:“少师当年被姊拒,还被好友王宾严词斥责,可有其事吗?”

郑和先是瞪眼,然后嘴唇蠕动了几下,最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方醒已经看到了梁,不过他微微摇头,想听听关于此事的缘由。

郑和笑完后,面色也轻松了些。

“此事大谬也!少师当年回乡,家族齐聚一堂,其乐融融,何来的姊拒?而王宾更是荒唐,当年少师去赈灾时,王宾还写了永乐赈灾记,对少师多有夸赞,何来的斥责?”

呃……

方醒无语了,只得拱手道:“方某只是道听途说,偏听偏信了。”

郑和叹道:“少师当年作道余录,得罪了人,所以那些人对少师颇有些不满,诽谤自然是不少的。”

“原来如此啊!”

方醒先是恍然大悟,然后自嘲道:“方某以后在人的笔下,大概会是十恶不赦吧!”

姚广孝只是写了本书来批驳程朱理学,可方醒却是战斗在对抗儒学的第一线。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