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奇书2

第1717章 我没忘记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王贺其实有升迁的机会,就在朱高炽登基后不久,宫中有人来找他谈话,想让他进宫,而且是肥差。

    可王贺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他至今都还记得那人的眼神。

    ——这人是傻了吧?

    咱家不傻!

    王贺白嫩的身上在冒汗,热气蒸腾,他想起了在军中的这些岁月,不禁尖声嘶吼道:“大明威武!”

    一直在静默的群体延迟了一瞬,然后习惯性的喊道:“大明威武!”

    王贺算是半个知兵的,一听这个声音就觉得不对。他喘息着,看到前方的方醒脚步蹒跚,不禁想起了和哈烈的大战。

    于是他开始用力的吸气,脖子开始膨胀,然后化为一声嘶喊。

    “大明万胜!”

    队伍猛地沉寂了,低落的情绪依旧闷在胸腔之中。

    开口泄气之后,王贺跑不动了,他闪到边上,骂道:“你们忘记当年的话了吗?要让太阳照耀的地方,都有大明的疆土,你们忘记了吗?”

    他双手撑在大腿上,身上的汗水顺着往下流。用那尖利的嗓门喊道:“你们都是废物!大明不需要你们去征战,那些……先帝……”

    想起朱棣,王贺不禁哽咽了,“先帝都驾崩于战阵,若是他老人家看到你们现在的模样,他可会去的安心吗?”

    沉默延续着,只是五千余人陡然加速的呼吸声回荡在校场上。

    这是在加速郁积,让那些茫然渐渐的积郁,直至……爆发。

    “德华这是在行险啊!”

    张辅终究是来了,别的卫所他避讳不好去,就来看看聚宝山卫。

    他的身边就是朱勇,两位国公察觉到气氛不对。

    “不是爆出来,就是彻底的废掉,和兵痞差不多。”

    朱勇虽然冲动了些,可却也是老军伍,一眼就发现了弊端。

    “哎呀!德华摔倒了!”

    朱勇闻声看去,正好看到方醒拒绝了身后人的搀扶,自己爬起来,手和膝盖上全是煤渣,然后又继续跑。

    “这是德华说的特质吗?一支军队必须要有的东西,也就是军魂。”

    不放弃!

    队伍越发的沉默了。

    人在累的快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往往会想起以前的事。

    无数次的战斗一一在这些人的脑海中闪过。

    那些激昂,那些血性,那些牺牲……

    “我没忘记……日月不易,永照大明!”

    一个嘶哑的声音从队伍中冲了出来,就像是沉寂夜晚的闪电滑过夜空。

    随即有人摔倒,有人搀扶,队伍好似活了过来。

    “日月不易,永照大明!”

    “日月不易,永照大明!”

    声音越来越整齐,越来越宏大。

    “毕竟是聚宝山卫,他们不会沉沦,只会暂时蛰伏。”

    张辅有些艳羡,方醒在武学里多次提到军魂,而军魂就是这支军队的特质,只要没有全灭,这支军队就能再次成为那支无敌劲旅。

    队伍停住了,方醒的手和膝盖在流血,可他没在意,只是喘息着说道:“我知道你们憋闷的慌,失落的厉害,我也一样。可我曾经说过,不见血,没有杀气的军队就是废物,如今……如今你们也差不多了。”

    “你们获取的荣誉已经足够多了,满足了吗?”

    方醒的问题无人回答,他继续说道:“我没有满足,因为我知道外面的世界很大,有许多豺狼在盯着大明,盯着你们的父母亲人,谁能懈怠?”

    “居心叵测的肉迷人在东窥,泰西人在发笑,准备等待时机做那只黄雀……我们的征途无限,就算是征服了陆地,那我会带着你们继续去征服海洋,去征服……天空!”

    “无尽的海洋和陆地还在等着咱们去征服,无数的敌人在等着咱们去厮杀,你们想躲吗?那就回家吧。回家去抱孩子,回家去种地,希望你们不要后悔!”

    方醒艰难的走向自己的衣服,林群安走出来,吼道:“搏杀操练!”

    方醒穿好衣服,艰难的走到大门处,张辅叹道:“你何必如此,只需让他们去见血就行了。”

    方醒摇头道:“这些人都是种子,我不希望他们以后变成杀人狂魔,那样的不是种子,而是毒药。可他们的征战够多了,胜利也足够多,便麻木了。而我只能用各种手段去让他们兴奋起来,不然……他们就废掉了。”

    “下狠手了啊!”

    朱勇在看着校场上的单对单搏斗,看到一个军士被打断了鼻梁骨,鼻血狂飙,就有些兴奋了。

    “居然不认输?好!好军士!”

    校场上的煞气渐渐的浓郁起来,林群安召集了副百户以上的一堆人分散开去盯着,发现有下狠手会导致残废或是出人命的时候就出手阻拦。

    可就算是这样,校场上依旧是惨叫不断。

    张辅忧虑的道:“德华,这些将士都……都有了自己的想法,虎狼之兵啊!”

    人很奇怪,想法越多,人就越越不坚定。一个城市里的奸猾男子,哪怕他的力量比一个憨傻的乡村男子的大,可单打独斗他依旧打不赢。

    为何?

    想法多了,就怯了,做事会三思而行。

    这也是历代开国时军队强大的原因之一,等生活安稳后,征伐减少后,大家的想法就多了,然后……就是沉沦。

    所以军中练兵首先就是打掉所有的想法,万众一心,除去操练杀敌之外,最好什么都别想。

    方醒摇头道:“这些将士平时操练杀敌,歇下来就组织学习,他们不是普通的将士,以后……等陛下和殿下认可之后,他们就会是种子。”

    “殿下……德华,你要小心。”

    等聚宝山卫的人慢慢散往各方时,张辅担心方醒会坐在火堆上。

    方醒活动着双腿,膝盖处疼的厉害:“不会,林群安和王贺,包括后面来的那些千户官,实际上是他们在统御着聚宝山卫,而我……”

    “而你却给他们灌输了军魂!”张辅很严肃。

    校场上尘土飞扬,不时有人被搀扶下去。有时会看到郎中飞奔过去,然后踢打着把同袍打伤的军士,急匆匆的处置伤患。

    “军魂第一重点就是大明!忠诚于大明!”

    “兴和伯,你这是早就有了防备?”

    朱勇津津有味的看了半晌搏斗,见缝插针的问道。

    方醒正色道:“无私心,自然而然就是这样了。”

    “没吃饱,又饿了,走,我请客!”

    ……

    三人进城去了第一鲜吃饭,朱勇频繁问方醒关于军心士气的调整手段,而方醒也没藏私,把他调教聚宝山卫的思路告诉了他和张辅。

    “……就是要去倾听,去了解将士们的想法,然后你才能有的放矢,否则空话大话谁都会说,可你看看谁搭理你……”

    正吃着饭,方醒和朱勇之间也渐渐的热络起来,而张辅也乐于见到这样的场景,就独自自斟自饮。

    “老爷,冯云死了!”

    叶青敲门进来,身后却是沈阳。

    “他怎么死的?跳河还是上吊?”

    冯平既然敢伸手对付陈嘉辉和于谦,方醒自然不会同情他的遭遇。

    被降职之后羞于见人,那至少说明冯平知道些廉耻。

    沈阳看看张辅和朱勇,说道:“是被人杀了。”

    呃……

    “谁下的手?”

    “不少人目击是杀猪的青皮抢劫,后来冯平就死了,脖子上一刀,从痕迹上看,他还转身走了一段路才倒下……”

    “那几个青皮是被五城兵马司的人收拾过,后来就去杀豕,冯平莫名其妙的去了那个贫民才会去的地方,然后……”

    “可你却来了,这是为何?”

    方醒的面色微冷,“可是有人说是我杀的人吗?”

    沈阳点头道:“是,外面有不少人说是您对冯平暗恨于心,于是就叫人出手杀了他泄愤。”

    “德华不会杀这等人。”

    张辅毫不犹豫的就为方醒背书,而朱勇在迟疑了一下之后也说道:“这是污蔑。”可他的心中却有些不以为然,因为换做是他的话,大抵也会让冯平的日子不好过。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