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奇书2

第1774章 龙御归天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孙祥总觉得心神不灵,他破天荒的把佛珠褪下来,然后在室内踱步。

    皇帝的身体不容乐观,而沈阳当时来问东厂是否在宫中有人手时,他拒绝了。

    现在想来……

    “他这般犯忌讳的问这事是为何?”

    这个问题孙祥只是略微想了想就放过了。

    东厂和锦衣卫不过招,而且皇帝的身体不好,东厂不能添乱。

    正烦躁间,安纶来了,端着个小盘子,上面有两个小碗。

    “公公,这是太医院的方子,去燥消火最是灵验。”

    安纶也有些上火了,嘴角长泡。

    两人一人一碗,孙祥看到安纶喝了一口,正准备也喝着,外面传来了喊声。

    “公公!公公!”

    孙祥把碗一放,沉声道:“何事?”

    外面进来一个番子,他惶然的道:“公公,六部尚书和辅政学士都进宫了。”

    孙祥心中一惊,起身道:“宫中现在如何?罢了,咱家去请见。”

    朱高炽这段时间最多就是召见某位大臣,这等把重臣都召进宫的架势让孙祥坐不住了。

    安纶也坐不住了,他放下只喝了一口的药汤,让人收拾了,然后焦急的等待着。

    等了一会儿后,安纶突然觉得肚子痛,他急匆匆的去了茅厕。

    一阵狂泄后,安纶蹲着在思考自己是吃了什么东西,可想来想去的,他觉得没有任何异常。

    就在他准备起来时,肚子又痛了,然后开始喷。

    如是几次之后,腹泻终于止住了。

    安纶扶着墙壁走出来,一出来就看到了陈桂。

    陈桂见到他后有一丝慌张,说道:“孙公公呢?”

    安纶呻吟着道:“进宫了。”

    ……

    寝宫中,诸位重臣都来了,只有金忠是被人抬来的。

    朱高炽已经不喘了,可脸色通红,就像是刚喝醉一般。

    就在一炷香前,朱高炽强令御医出手,用针灸和药物把自己的精神提了起来。

    朱高炽靠在床上,婉婉和皇后坐在床边已经哭成了泪人,一群皇子和公主都在边上垂手站着。

    “辛苦诸卿了。”

    朱高炽就像是平时上朝时一般的微笑道。

    群臣看到这个架势哪还有不明白了,杨荣等人都抱着最后的希望看向毛定。

    毛定面色惨淡的摇摇头,群臣的心一下就沉了。

    朱高炽说道:“朕继位以来多靠着诸卿相助,如今朕却是不行了,大明……”

    “陛……下……”

    杨荣跪在地上,泣不成声。

    群臣都跪了,呜咽声一片。

    只有金忠被两个太监扶着坐在凳子上,眼睛盯着朱高炽,嘴角却溢出了一缕红色,眼神悲哀。

    朱高炽咳了一下,精神看着不错。他先对那些子女说道:“你们以后要好生读书,就藩之后不许虐民,否则就让你们的大哥削去爵禄。”

    “谨遵父皇旨意。”

    又跪了一群,朱高炽摇摇头道:“朕这个父亲不称职,没有好生教导你们,以后就看你们自己了,要争气。好生的过,朕……罢了,你们的大哥会照看……”

    随后他看向群臣,微笑道:“诸卿请起。”

    杨荣恍惚又来到了乾清宫的大殿里,仿佛看到了朱高炽端坐上面,微笑着叫他们起来。

    泪水滑落……

    “杨学士……拟旨吧。”

    听着这个亲切的称呼,杨荣哽咽着应了,然后梁中送来空白圣旨。

    朱高炽握着皇后的手说道:“朕以菲德,嗣承祖宗洪业,君临天下……忧劳夙夜,时用遘疾,奄至大渐……”

    夏元吉垂首,泪水成串落下地上。

    金幼孜哽咽着,却怕出声影响到皇帝的思路,只是忍着。

    杨士奇神思恍惚的看着杨荣,只希望这只是一场梦幻。

    群臣眼中含泪,听着皇帝在给自己、给这个帝国最后的交代。

    “……长子皇太子天禀仁厚,孝友英明,先帝夙期其大器,臣民咸哉其令望,宜即皇帝位,以奉神灵之统,抚亿兆之众……”

    太子继位,大家都没有任何意外。金忠靠在身后的太监身上看向那几位皇子,眼神复杂。

    朱高炽喘息了一下,面色越发的红润了。

    “……朕既临御日浅,恩泽未浃于民,不忍复有重劳,山陵制度务从俭约,丧制用日易月,中外皆以二十七日释服,无禁嫁娶音乐,在外亲王藩屏为重,不可輙离本国,各处总兵镇守备御重臣及文武大小官员亦毋擅离职守,闻哀之日止于本处朝夕哭临三日,悉免赴阙行礼。皇考太宗皇帝服制仍遵去年八月之令……”

    这是交代自己的丧事务必简略和节省,一切以国事为重。

    皇后的手动了一下,朱高炽轻轻的握了一下,然后说道:“你等当好生辅佐太子,好生的让大明……万世永昌……”

    杨荣书写完毕,大声的朗诵了一遍。

    这是遗诏,务必要让在场的重臣和皇室嫡亲听清。

    念完后,朱高炽轻声道:“兵部身体不适,快回去修养。稍后告诉英国公和保定侯,看好京城,等待太子归来。”

    金忠点点头,他知道自己在这里只能添乱,就挣扎着跪了,嘶声道:“陛下,臣稍晚就来。”

    这是说他将追随朱高炽而去。

    这话有些不吉利,可到了此时众人皆没有计较的意思。

    朱高炽点头道:“好,朕便等着你。”

    金忠被人抬走了,朱高炽的目光跟随而去,良久收回来,看着婉婉,慈祥的道:“婉婉可怕了吗?”

    婉婉握着他的手腕,泪眼朦胧的道:“父皇……”

    朱高炽柔声道:“生老病死乃是天道,莫要伤心。你的事……你大哥和你母后会看着,你定要好生过日子,那样为父也就安心了。”

    婉婉泣不成声的拉着他的衣袖,就像是以往一样。

    朱高炽的目光转到皇后的身上,说道:“在瞻基归来之前,宫中之事就要你来了,看好。”

    皇后的眼睛红肿着,她重重的点点头。

    朱高炽渐渐的开始喘息起来,他眨眨眼睛,觉得视线有些模糊,说道:“兴和伯还没回来?”

    杨荣说道:“陛下,捷报刚至,兴和伯那边应该还要处置些善后。”

    朱高炽叹息了一声,再次眨眨眼睛,叹息道:“朕已经令他归来。记得当时他不愿去,朕……朕却……瞻基也在外面,朕……”

    他的身体渐渐的往下滑,皇后赶紧和婉婉用力的把他撑起来。

    “朕……”

    朱高炽的面色渐渐惨白,他的目光缓缓转过,群臣、子女……

    “陛下……”

    杨荣和群臣都跪下,他们将恭送这位仁慈的帝王离去。

    朱高炽的咽喉里发出咕咚的一声,然后他说道:“……记得告诉太子……要悯……民……”

    “是,陛下。”

    杨荣垂首应了。

    朱高炽最后看看婉婉,努力挤出一个微笑,想伸手去摸摸她的头顶,却无力的垂落,“婉婉……别怕。”

    婉婉的泪水汹涌而下,她拼命地点头。她知道这是父亲最后的时间,以后再也没有那个宽厚的背影给她遮挡风雨了,那个总是躲着她偷吃美食的父亲……要走了。

    朱高炽勉强偏头,对皇后说道:“我家……德薄,从简……辛苦你了。”

    皇后努力的撑着他的身体,只是流泪。

    朱高炽努力笑了笑,看着虚空,身体渐渐下滑。

    皇后和婉婉再也撑不住了,两人哭着,慢慢的把朱高炽放下去。

    朱高炽躺着,胸膛的起伏渐渐平息。

    “……大明……父皇……”

    在朱高炽的眼中,此时虚空中大放光明,隐隐约约有仙女舞蹈。

    “……父皇……”

    那位严厉的父亲总是在打击他,但却始终没有撼动他的太子之位。

    那位父亲雄烈,留下了大好局面给他。

    “大……明……”

    那微笑渐渐凝固……

    “陛下……”

    哀声渐渐扩散,皇宫中所有人都跪在地上,哭嚎声渐渐的向宫外扩散……

    宋老实趁着没人管就走了进来,他夹着扫帚,喜滋滋的想问皇帝要不要出门,却看到了一个静静躺着的皇帝。

    再无呼吸的皇帝!

    “陛下……”

    可朱高炽却再也无法回应他了,也不会笑着让人赏赐点心给他。

    宋老实跪在地上,从怀里摸出油纸包,突然嚎啕大哭起来。

    “陛下……您吃点心啊……”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