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奇书2

第1793章 剐刑(感谢“迪巴拉绝食”成为本书新盟主)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杨荣过去看了看叶落雪的脸色,欣慰的道:“好啊!你没事再好不过,本官期待着再次在殿上看到你。”

    叶落雪茫然看着车顶。他是朱高炽的人,甚至还统领着藏锋。而现在是新帝,他和藏锋的未来……

    文官们一一过来拱手行礼,但话却不多。

    他们认为叶落雪这等人只是皇帝的家奴,拱手就已经很给面子了。

    只有当时在场的那些人郑重的行礼,然后劝慰。

    回到棚子里,夏元吉感叹道:“本官从未见过这般无视生死之人,说他是忠心耿耿不为过。你们是没看到啊!当时那些叛逆凶悍无匹,他一人一刀挡在大门那里,哎!本官第一次看到这等……忠义之士……”

    金幼孜也点头道:“肠都露出来了还在拼杀,本官只有敬佩的份!”

    百官闻言有的点头,大多生出敬意;有的心中鄙夷,觉得此辈就该是这等宿命……有的想象着那个场景,忍不住干呕几下。

    杨荣看着这些众生相,面色冷淡,和杨士奇说道:“人心难测,陛下新近登基,要看着些这些人。”

    杨士奇点头道:“忠臣义士该褒奖,有的人……不堪啊!”

    “来了来了!”

    一阵喧哗中,人犯带到了。

    黄俨入眼看到的第一个东西就是那根长杆子,那是挂人头用的。

    他浑身颤抖着,已经失去了挣扎的力气。

    袁熙很镇定,被从牛车上推下来后还从容的对着棚子那边笑了笑,然后说道:“大丈夫死则死耳,何须做妇人之态!”

    在他的身前,雷度和袁持已经站不住了,全靠着两边的人提溜着。

    魏丽丽面色发青,他似笑非笑的在棚子里寻找着,想找到自己的救星。

    最软蛋的大抵就是陈桂,他几乎是脚不沾地的被两人提着过去,裤腿全湿,身后留下了一溜尿痕……

    高木杆的前方已经埋好了几根木柱子,当人犯被拖过来后,刑部的人把他们捆在木柱子上,随后刽子手出现了。

    从纪纲之后,刑部就抓紧培养了几位行刑的刽子手。可剐刑需要极好的刀工和经验,于是刑部的几位大人一碰头,干脆就在刑部的小食堂里设立了个小房间。于是刑部一段时间之内,不管是吃什么肉,都是片状的,而且那肉片越来越薄。

    终于有一天这些肉片为何越来越薄的原因被泄露了出去,于是刑部的肉食就再也没人吃了。

    刽子手拿出一个小袋子,袋子里面全是小小的格子,一个格子里放着一样刑具,小巧玲珑。

    当刽子手们走到人犯的身后时,金纯起身道:“谋逆大罪,剐!”

    黄俨绝望的看着刽子手走过来,嗬嗬嗬的嘶吼道:“奴婢有罪!奴婢有罪,陛下饶命啊!陛下……”

    刽子手粗鲁的撬开他的嘴,然后用钩子勾住他的舌头拉出来,小刀一挥,系带全断。

    陈桂已经被吓瘫了,呆呆的任由刽子手操作。

    魏丽丽鼻涕口水满脸,哀求道:“求求你放过我,求求你,求求你……”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雷度已经崩溃了,在木柱子上挣扎着。

    身边是求饶声,声音凄厉。袁熙的面色渐渐惨白,当那个刽子手拿出钩子时,他觉得膀胱在发胀,心跳几乎感觉不到……浑身发寒。

    “殿下……”

    袁熙看到边上的刽子手已经拿出了锋利的小刀,一刀下去,然后一扯,雷度的衣服就垮了下去。然后……

    袁熙瞪大了眼睛,急促的喘息着,突然冲着棚子喊道:“小的有罪!小的知道晋王的丑事,小的愿意检举!小的……呜呜呜……”

    “老师。”

    马苏来了,他看到袁熙的丑态,就说道:“老师,按说这人是晋王的谋主,怎会如此不堪?”

    方醒靠在马车边上随口道:“你把人心看的太简单。叶落雪靠的是忠心和正气,所以能悍不畏死。袁熙靠什么?谋逆?把大明搅乱,遍地烽火的追求?这等追求哪来的勇气?不过是野心家罢了。”

    马苏皱眉看着刚开始的行刑,说道:“老师,弟子觉得还是一刀最好,既能震慑人心,也能彰显仁慈。”

    方醒诧异的看着他,不远处有监视的御史就干咳了一声,提醒他必须要全程观看行刑。

    方醒没搭理他,说道:“你这个想法不错,这个世界终究是要废弃一些过于残忍的刑罚,以免引发公众的……心理难以承受,或是效仿。不过目前还需要这等酷刑来警示人心!”

    “兴和伯!”

    御史走过来低喝道。

    方醒回身皱眉看着他,说道:“本伯在战阵之上斩杀了多少敌人,这等剐刑早就看厌了,没什么意思罢了。”

    看到御史还不走,方醒下了烂药:“当年曾经见过那些被炮弹打破脑袋的尸骸,那些脑浆喷的到处都是,我告诉你,那脑浆……”

    “呕!”

    御史转身干呕着,呕了半晌都没吐出东西来,他喘息道:“兴和伯,下官要弹劾你!”

    方醒没在意这个,随口道:“去吧去吧,本伯见多了血腥,要不再给你说个事?”

    御史疾步离开这里,他发誓以后绝不会和这人说话,太恶心人了!

    “兴和伯,陛下召见。”

    ……

    朱瞻基在过问陵寝的事,等方醒进来拱手后,就说道:“先帝说要节俭,只是有些地方花用不多的也加上去,后世自然不能超过这个制度。我家德薄,各地藩王侵占土地无数,耗费钱粮不少,生老病死更是……去吧,好生去做。”

    等工部的人走后,朱瞻基疲惫的对方醒笑道:“一家人到处耗费,若是等以后人多了,生死都是巨资,纵观史册,像我家这样的也少见,以后若是民怨一起,这便是现成的大旗……”

    “德华兄,朕看过不少史书,那些造反的大多不成气候,能成气候的,大多是在王朝的末期。吏治糜烂乃是主因,外敌入侵不过是趁势而为。内外交困,再大的国家也得轰然倒塌。可畏!可怖!”

    方醒点头道:“吏治要常抓不懈,别忌惮杀人流放,有的势力非得要用刀子逼着才知道什么叫做教训。”

    朱瞻基赞同的道:“所以朕今日就杀一批给他们看看,登基后也未曾封赏,这便是敲打,若是认为委屈了,那就滚蛋,国朝不养贪得无厌之辈!”

    随即他转了话题,说道:“藩王是个大问题,晋王之事本想拿来做个威慑,可今日朕收到了东厂的禀告,说是有的藩王之间最近书信不绝。他们这是想干什么?”

    朱瞻基的眼中全是杀机,若是可以,若是无需面对物议,他真想派出大军去把各地藩王都给收拾了。

    可亲戚就是亲戚,他一但这么做,就算是那些被藩王奴役的百姓也不会感恩,只会觉得这个皇帝真可怕,和恶魔一般的可怕。

    在百姓的眼中,皇帝就是天,藩王就是神灵。

    天把神灵干掉了,这是什么?

    不顾亲戚的身份悍然下手,这样的皇帝不是薄恩寡义是什么?

    等那些读书人再一鼓噪,朱瞻基真的就成孤家寡人了。

    “那你想怎么弄?”

    方醒说道:“那些都是你的亲戚,甚至是长辈。”

    朱瞻基指指宫中说道:“的下面的那些弟弟正好用来试试。”

    方醒苦笑道:“小心太后娘娘揭了你的皮!”

    朱瞻基犹豫了一下,坚定的道:“总得要开个头!算算时日,薛禄应当接到了朕的旨意,朱济熿……”

    方醒干咳道:“送死我去,黑锅你背,至于朱济熿,那厮和咱们早就结怨了,别手软,咱们明面上守规矩,暗地里让他生不如死。”

    朱瞻基皱眉道:“朕在想着……晋藩的存在是否有必要……”

    方醒看看他的神色,觉得不是在开玩笑,就说道:“你自己衡量利弊,不过你刚登基,朱济熺还在,朱美圭也在,这事情不好操作。”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