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奇书2

第二百九十一章 谁的意思?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当知道林长河的来意后,严朝宗就有些不高兴了,你们林家把我当什么了?当听见林素已经怀孕后,严朝宗的伤疤被彻底揭开,他怎能不愤怒?林素本是他的妻子,他未来孩子的母亲,如今却便宜了秦升,他怎么可能原谅?何况还有以前发生的那些事,秦升和他的恩恩怨怨,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解决?

    以他对秦升这种人的了解,绝对是有仇必报的主,现在不报是没有实力,一旦等他有实力了,他绝对不会绕了谁。~~w

    所以,严朝宗绝不可能答应原谅秦升。

    严朝宗一句话将话题彻底堵死了,这反应也在林长河的意料当中,对于任何男人来说,都不可能轻易点头,毕竟秦升夺走了林素,又让严家和严朝宗颜面尽失。他三言两句,怎么可能让严朝宗松口?

    林长河并未就此罢手,而是沉默了会,给严朝宗喘息的机会,过了几分钟后再次开口道“朝宗啊,事情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感情的事不能强求,如果你真的喜欢素素,你应该支持她的选择,何况她现在和秦升已经这样了,你难道非要不死不休么?何必呢”

    严朝宗摇晃着酒杯,欣赏着红酒和被子的碰撞,然后产生让人痴迷的味道,冷笑道“林叔叔,听你这意思,看来你们林家已经认可秦升了啊,啧啧啧,林家还真是有意思啊”

    “还是那句实话,如果真让我选择,我肯定会选择你,整个林家也都是这样的态度。秦升和你那是天壤之别,可是秦升和林素已经这种状态,你还会接受她么,就算你能接受,严家能接受么?我们严林两家都是要面子的大家族,不可能做这种事。林家现在能有什么办法,对于你和素素的事,我们只能是遗憾了,谁让我们林家出了一个不孝女,真是把人气的没办法”林长河很是圆滑的说道,给林家留了面子,也让严家和严朝宗觉得舒服,只是将秦升踩的有些低。

    严朝宗思索了片刻,突然玩味的问道“林叔叔,你见过秦升了?”

    “不瞒你说,见过了,以素素的性格,不可能瞒着秦升”林长河如实说道。

    严朝宗继续问道“那你能代表秦升?”

    “这不仅仅是我的意思,也是秦升的意思,他还能有什么办法,素素怀了他的孩子,他还能带着素素颠沛流离么?一个有点责任心的男人,都不会这么做”林长河沉声说道。

    严朝宗拿起手串把玩着,房间里只有他和林长河,没有留清倌服务。他没想到这会是秦升的选择,秦升这么快就认怂了,难道说他知道那件事是他做的,还是如同林长河所说,没有办法的选择?

    “他居然会认怂,这倒让我没想到啊,不是挺有骨气的么?”严朝宗冷嘲热讽道。

    林长河以前对严朝宗印象还挺不错的,但今天严朝宗的所表现出来的态度让他很不舒服,但他还是耐着性子道“朝宗,你觉得他拿什么面对你?就他现在这点本事,你真要收拾他,那很轻松”

    “那林叔叔告诉我,他拿什么给我道歉,拿什么让我原谅?”严朝宗依旧不依不饶道。

    林长河看似心情平气,其实却在克制着脾气道“那这就是你们的事情了,你们可以当面聊,能不能谈妥,都和林家没关系。我今天代表林家来和你说,也是因为林家在乎严家这个世交,不会因为任何人改变和严家的关系”

    “林叔叔说的是,林家和严家的关系比什么都重要”严朝宗客客气气道,心里却在冷笑,你们倒是可以越过严家啊,你们有这个胆子得罪我们严家么?

    该说的都已经说的差不多了,林长河直接道“朝宗,说了这么多了,你是什么意思?”

    严朝宗早已经想好了对策,呵呵道“林叔叔,您都说了这么久了,我能不给您,能不给严家面子么?我答应你去见秦升,但是最后怎么样,我也不确定,时间地点都你定”

    “好,我就说么,朝宗是大气之人”林长河听到这话高兴道,只要这件事迈出了第一步,严朝宗松了口,到时候就要看秦升了。

    林长河搞定了这件事,也就没必要再继续待在这里了,他是长辈,能和严朝宗说什么?

    严朝宗让冯和代为送客,过了会冯和回来了,瞅见严朝宗的脸色不怎么好看,皱眉道“少爷,林长河?”

    “冯和啊,和你想的差不多,百年林家,真特么是个笑话,难怪越混越差了”严朝宗毫无顾忌的骂道。

    冯和诧异道“林家选择了秦升?”

    “差不多吧,林长河想让我原谅秦升和林素,还真特么敢开口啊,我严朝宗从来都不是大气的人,我和秦升都已经这样了,能原谅他?不把危险扼杀在摇篮当中,以后吃亏的可就是我啊”严朝宗眯着眼睛说道。

    冯和若有所思道“林家这是怕得罪我们严家,必然得经过我们严家不同意,如果我们不同意,他们也没那个胆子”

    “你说的没错,这也是林长河找我的真正原因”严朝宗默默说道。

    冯和试探性问道“少爷,那你的意思呢?”

    “原谅,不可能。但是我得见见秦升,看看这是林长河的意思,还是他的意思”严朝宗玩味道,这就是他的策略,不仅要踩秦升,还要玩弄秦升,让他生不如死,还无能为力,这才能解他心头之恨。

    远在杭州,正在陪着曹达招待几位领导的秦升莫名的打了两个喷嚏,他现在已经没时间去想林长河所说的事情,而是怎么处理好眼前这件事。

    风波并没有发酵,也被各方的努力压下去了,那位副厅长已经确定内退了,不再管理任何具体事务了,省厅市局不少人都挨了骂,但是还得有人背锅,这就不是秦升所考虑的。

    但是残局还得处理好,所以曹达今晚才会宴请这几位真能帮上忙的朋友,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曹达这点能量还是有的,其次罗哥那边也联系了人,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常八极等人最近两天应该就能放出来了。

    很久没有求人办事的曹达,今晚再次放低姿态,没少陪笑陪酒,这让秦升多少有些感触,再怎么说曹达也是人物,可是出了事,还得弯下腰,权利有时候就是比财富更管用,也更让人向往。只是拥有财富的人可以肆意享受,拥有去权利的人,可不能滥用权利啊。

    十点多的时候,秦升和曹达送走了一位位大佬,除过特殊情况喝酒的曹达今晚喝的大醉,此刻还保持着最后的清醒。

    “曹叔,你没事吧”秦升关心的问道。

    曹达走路已经有些不稳了,东摇西摆的,连忙扶着秦升的胳膊道“让我进去坐会,今晚我就不回去了,你一会你给你季姨打个电话说声”

    秦升点点头,连忙扶着曹达走回别墅里,又吩咐佣人泡了一壶醒酒的普洱,亲自端着茶杯给曹达倒凉,才让他喝了两杯,这才舒服了不少。

    “秦升,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这个圈子了?”曹达缓过神后问道。

    秦升有些诧异,不知道曹达怎么突然说这话,没等他回话,曹达就继续道“你知道我年轻的时候想做什么?我只想做一个老师,本本分分的教学生语文和历史或者地理,有兴趣了去教他们点做人的道理,不过他们未必能听得进去”

    “再后来,我莫名其妙被人推着,一步一步往前走,一直前几年。我开始失去了原则,失去了底线,失去了本心。那次大病后,我猛然惊醒,我除了钱和所谓的地位,我已经一无所有,所有人对我都是带着不同的面具,就连老婆孩子对我都像是陌生人。我突然有些害怕,防佛看到了我老了以后,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病床上的样子,于是我下定决心放弃拥有的一切,只想让自己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曹达趁着酒劲,断断续续说了一堆话。

    秦升不知道曹达为什么有感而发,只是静静的当一个听客。

    “如今的我,讨厌应酬,讨厌酒局,讨厌虚伪,只愿意陪着老婆孩子过日子,偶尔约上三五好友打一场高尔夫,或者喝点茶喝点小酒聊点年少轻狂的往事,聊聊谁家的家长里短,今晚算是我大病后第一次场正儿八经的应酬”曹达叹了口气道。

    秦升自责道“曹叔,这次的事情怪我,是我没有能力处理”

    “我都说了,这事你不要自责,他们不是冲你来了,是冲我来的。当我选择放弃这一切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毕竟我当初没少得罪人,都是欠的,迟早都得还。所以我找你接班,是怕曹彰扛不住这些事,你可别怪我自私啊”曹达悻悻笑道,今晚这酒真心把他喝的特别难受,喝的很不舒服,那些人的嘴脸让他恶心,他怎么不知道他们背后的意思,这忙都不是白帮的。

    秦升连忙摇摇头道“曹叔,我能理解,我应该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和平台,不然我还不知道干什么呢?”

    曹达继续说道“秦升啊,我不知道你经历过什么,但知道你把所有事都藏在心里,不会也不可能给任何人说。但是我想以为过来人的经验告诉你,不要在年轻的时候为了一些无所谓的东西放弃太多本该坚持的东西,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不然竹篮打水一场空”

    曹达说这话的意思,显然另有深意,毕竟他知道秦升真正的背景。那些别人奋斗几辈子的东西,对于秦升来说,只要一个身份就会唾手可得。越是这个时候,秦升越要坚守自己的本心,不然到时候只剩下后悔了。

    秦升很是感激道“谢谢曹叔的教诲”

    曹达有些累了,抬起手让秦升将他送回房间,他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就要看秦升怎么去领悟了,总不能直接告诉秦升,你爹是四九城赫赫有名的秦长安,你想要的任何东西都会有?

    秦升从楼上下来后,又给季姨打电话说了声,不放心的季姨说她过来照顾曹达,秦升又给别墅的佣人叮嘱了几句,这才上车离开。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