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奇书2

第二十五章急则治标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上官仪走后,张小霖和杨曦两人倒是聊得投机,杨曦在诗词方面颇有见地,张小霖肚子里的诗词比较多,随便出口都是佳句,杨曦赞不绝口。

正聊得兴头十足,忽闻大门口传来一声“圣旨到----”

杨曦一惊,这圣旨到国子监来了?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

只见几个学生带着王公公匆匆走了过来。

“张小霖接旨,皇上口谕,张小霖立即进宫会诊,不得有误。”

“微臣领旨。”

张小霖站起身一阵苦笑:“王公公,又是什么事呀?”

“赶紧走,边走边说。”

张小霖见事态如此紧急,朝杨曦一拱手,匆匆忙忙走了出去。

上了马车,不等张小霖开口,王公公便道:“是这样,李泰殿下本来在弘文院读书,今天出去吃了顿饭,还没回弘文院,便病倒了,上吐下泻,汗如雨下,一下子便不省人事了,太医说是绞肠痧,服用了药丸,都吐了,现在人已经不行了,皇上突然下旨,召你火速进宫。”

“太医都说不行了,还叫我进宫干什么?”张小霖一听头都大了,太医说不行了,等到他进宫,哪里还来得及?

绞肠痧属于急性中毒性胃肠炎一类疾病,来势凶猛,主要是中毒脱水引起死亡。

首先得输液,快速补充生理盐水,抗炎,解痉止痛,这是一个系统的急救过程,可现在这情况......

张小霖沉底沉默了。

王公公不停的催促,快马加鞭,想皇宫疾驰,马车不得不走近道赶往皇宫。

听的路上有些惊呼声,张小霖忙撩起窗帘一看,原来马车竟然正在从菜市场穿插过去。

张小霖忽然心中一动,叫道:“停一下。”

马车立即停了下来,王公公不解的看着张小霖。

“王公公,您等我一下,我去买点东西做药引子。”

张小霖跳下马车,直奔菜市场。

不一会,便拎了一个大包过来。

王公公接过大包,好重!

顾不上看兜里是些什么,王公公立马催促车夫快走。

马车直接冲进皇宫,来到太医院。

张小霖还没进门,便感觉到了整个太医院的紧张形势。

太医门都在地上跪着,长孙皇后双眼红肿,李世民怒气冲冲大吼道:“废物,都是一帮废物,平时白养你们了。”

王公公提着张小霖的大包,气喘吁吁的跟在后面。

李泰躺在床上,全身湿透,宫女们正在用丝绢给他擦着冷汗。

望着全身惨白的李泰,张小霖一把拿住他的手腕。

张公略急忙上前道:“绞肠痧症,脱阳亡阴,现在五脏之脉已绝。”

张小霖的手几乎感觉不到脉搏跳动,半开眼皮,整个眼球已经深深的凹进去了,好在扳开眼皮还有反射。

严重脱水,食物中毒,肯定是吃了不卫生的食物引起。

脱水太严重了,全身皮肤已经起了褶皱,还在大量的出汗。李泰此时早已全身冰冷,人中看上去已经掐出血来了,也没有任何反应。

确实已经危在旦夕。

李世民眉头紧锁,问道:“霖儿,可还有救?”

张小霖双手正在按压腹部,做体格检查,没有抬头,低声道:“我尽力。”

地上跪着的太医门浑身一震,张小霖竟然没有拒绝?

“王太医,你说这样子还有救吗?”

“别管他,我们等着看笑话就行了,这要还有救,我认他做亲爹都行。”

“刚开始进门就已经肾绝了,现在心脉,肝脉,脾脉,肺脉,肾脉,五脉俱绝,这是必死之症呀。”

“这下弄不好要连累咱们呀。”

“为什么?”

“你想呀,要是不能治了,圣上本来也没怀什么希望了,只要等会圣上认清事实,发个火也就过去了,要是在折腾一下,把圣上的希望之火点燃了,又突然没了,那还不会暴怒呀?”

“张太医,你一定要管管你那孙子呀?”

.........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已经这样了还有救吗?

张公略也担心地看着张小霖,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你们统统给老子闭嘴!”李世民隐隐听到下面跪着的太医们唧唧歪歪议论不休,心中不悦,这帮家伙,自己没本事眼睁睁的看着李泰上吐下泻,一阵不如一阵,见死不救不说,别人治疗还要七嘴八舌!

张小霖还是没抬头对张公略道:“您马上开一副藿香正气散,加黄连木香干姜,按照平常十倍的量。“

”藿香正气散?没有这个方子呀?“张公略一听愣住了。

众太医在一旁,也呆了,那是什么方子?怎么名字这么古怪?

张小霖听张公略讲才突然记起,藿香正气散是宋代太惠民和剂局方里面的经方,唐代的医生还真不知道。

没办法,便一边检查一遍念道:”藿香二两,大腹皮二两,厚朴二两,白芷,半夏曲,紫苏,甘草,白术,陈皮,桔梗各一两,黄连二两,木香一两,干姜一两,水五升煎取一升,煎好后加食盐一两,要快。“

张公略把处方开好,眉头皱得更加厉害了。

按照他的经验,像李泰目前这种情况完全没有开处方的必要了,说不定药还没煎好,人已经死了,即便是用药,也应该是回阳救逆,用人参四逆汤才对。

“小霖,这十倍的量能承受得了吗?另外,不用人参四逆救急吗?”

“现在看上去是脱阳急症,实际上还是实症,只是邪气太旺,正气消散得快,此时如果滥补,只会火上浇油。”

“可笑,火上浇油?现在还有火吗?都成冰了,你摸摸看。”王太医阴阳怪气的道。

张小霖不得不转过身,对着王太医道:“缓则治本,急则治标,你身为太医,这都不懂,不懂不要紧,别在这里扰乱军心呀,有本事你来治呀!”

王太医是王嗣喜的儿子,父亲现在还关在天牢里,所以有些针对张小霖。

“此阴盛格阳于外,失水而五脏俱损之症,急需补水以生津,补水则木旺土润,以生心火,当务之急贵在一个和字,调和阴阳,宣化湿浊,调和胃肠,不吐不泻了才能扬正气,现在上吐下泻,服用其他药没有用。”说完,眼睛对着抓药的太监道:“赶紧去准备吧。”

此刻其他人已经没有话语权了,他们太医院合议的结果是,神仙也没办法了,只能准备后事了。

看着李泰渐渐消散的生机,如果等太医院煎药过来,李泰肯定是死路一条。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