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奇书2

第185章铁树开花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张小霖等人刚上船,长江岸边的一艘渔船里,一双鹰隼一样的眸子正盯着这艘小船离岸,顺流而去。
    
        这是一个武者,并不是一般武者。
    
        他的后背背着一把长刀,有点像唐刀,却不完全是。
    
        左肩却鲜血淋漓,很显然,受伤不轻。
    
        这人名叫冷雾,是琉球海沙帮银牌杀手。
    
        琉球海沙帮的银牌以上杀手,除了出色的刀法之外,最为厉害的便是隐匿之术,敛息气息之后,几乎完全停止了心跳呼吸,也没有了任何内力波动,整个人借助周围的环境,隐匿在草丛中,他就是一片小草,隐匿在山石中,他便是一块石头。
    
        这种隐匿之术大成者,可以瞬间钻进几米深的地下隐藏起来。
    
        因此,张小霖上船时,神识虽然已经自然覆盖,却并没有发觉这人,虽然闻到了淡淡的血腥气息,却因为水霏霏和春兰受伤的原因而忽略了。
    
        小船启程之后,冷雾也没有在渔船之中了,而是在岸上跟着小船一路向东。
    
        由于顺风顺水,张小霖没有使用飞剑加速。
    
        冷雾不紧不慢跟着,一路来到了前方五十余里的小镇。
    
        银牌杀手出手,不容有失,他必须杀了张公子,才能回去复命,否则,他就会成为琉球海沙帮下一个暗杀目标。
    
        他目前这个样子,左肩重伤,是不可能直面张小霖了,即使隐匿之术厉害,可张小霖实在太恐怖了,内气外放已经十分恐怖的存在了,张公子居然可以将内气凝聚成刀!这种内气是何等精纯!运用是何等娴熟,内气何等强大!他感觉张小霖不是一般的先天高手。可先天之后,还有哪些境界,他却不得而知了。
    
        远远地看着张小霖等人上了沙滩,冷雾恰如一堆黄色的海沙,隐匿在距离张小霖小船一里许之处,心里却在谋划着下一场刺杀。
    
        张小霖等人上岸,水霏霏休息了一会,精神似乎好了不少,由纳兰凝烟搀扶着,慢慢的走向岸边。
    
        “礼耶客栈。”杏儿指了一下对面四个在风中飘摇的大红灯笼道。
    
        “好吧,就住礼耶吧,离河边近。”
    
        王囡囡已经睡着了,慕容敦抱着她走上前,院子里却没有伙计,慕容敦进门喊了一声:“伙计!”
    
        一个看上去挺憨厚的男子一路小跑过来道:“客官几位?”
    
        “四间连在一起的上房。”
    
        “好嘞,客官楼上请。”
    
        四周一片死寂,只有隐隐的涛声依稀传来。
    
        几个女子上床便睡着了。
    
        张小霖正准备打坐,忽然听到一丝轻微的抽泣声。
    
        神识一探,发现后院中堂的地上,跪着一个年轻的女子,倒是也有几分姿色。
    
        旁边站着两个丫鬟,也低着头。
    
        一对中年夫妇站在上首,男的有点胖,女人却显得有些憔悴,看样子是这家客栈的老板。
    
        胖子男人站在女子身前,不停的训斥:“真的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张公子一表人才,家境宽裕,有什么不好,你非得要嫁给一个下人?”
    
        “女儿和刘憨情投意合,还可以照顾父亲,帮忙打理客栈,有什么不好。”
    
        “你还嘴犟!我李家好歹也是一个世家的远门宗亲,还攀得上皇亲,怎么能嫁给一个下人?门不当户不对,传出去成何体统?我李胖子还有何颜面立于世上?”
    
        “父亲”
    
        “别说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乃是天经地义,你难道还敢违抗?”
    
        “父亲,女儿只嫁刘憨,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父亲若不同意,女儿唯有一死。”
    
        “你,你,你这个不孝女,气死我了,哼,刘憨,一个下人,一个憨货,有什么好?不行,刘憨想娶我的女儿,除非铁树开花!”李胖子说完,气呼呼的转身便走了。
    
        中年女人长叹了一声道:“女儿啊,你就依了你父亲吧?我们女人命苦,哪有婚姻自己做主的。”
    
        张小霖比较同情这女子,自己有了意中人,却硬要被生生拆开,这就是时代的特征啊,封建思想,三从四德,害人不浅。咦,他不是说铁树开花便同意吗?我何不开个小玩笑,帮这个小女娃一把?
    
        张小霖知道五行法术之中,灵木诀可以促进树木生长成熟,开花结果,却不知道这院子里的铁树,能不能开花?
    
        想到这里,身影一晃,立即飘落在院子里。
    
        双手结出一个个复杂的手印,灵木诀顿时施展开了。
    
        东南方向的木灵之气慢慢的向礼耶客栈院子里集结,缓缓地渗透进墙角的十几株铁树。
    
        顿时,这些铁树便像活过来了一般,摇头晃脑起来,发出滋滋的生长之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拔节,长出了嫩芽,细长的叶子也变得翠绿鲜活了。
    
        张小霖知道,铁树在热带地区是开花的,因为温度的关系,过了赤道以北的铁树,终生不会开花,而两广和东南亚地区的铁树还是偶尔有开花的。而长江流域的铁树,是绝对不会开花的,除非是一千多年以后,有那种可以令铁树开花的激素,才使得部分苏铁,在苏杭一带开花。
    
        正因为如此,中原人但凡有什么坚决不同意的事,就喜欢用除非铁树开花,或者太阳从西边出来之类的话,用以表示绝无可能。
    
        张小霖一连结了几个手印,却见十几株铁树,愈来愈枝繁叶茂,每株铁树都像一个圆形的伞盖一样,却就是不见开花。
    
        热带地区的铁树可以开花,为什么温带地区却从来不开花呢?
    
        张小霖想了一下,热带地区太阳辐射强烈,是长江流域的数倍。
    
        太阳辐射,不就是火元素吗?
    
        木生火,如果在灵木诀中,加入一丝火元素,是否可以让铁树开花?
    
        张小霖的火系法术因为炼丹的关系,已经可以神识控火了,运用起来要比其他法术熟练得多,当即神识一动,分出一丝火元素夹杂在灵木诀中,渗入铁树之中。
    
        铁树顿时颤抖起来,好像痛苦却又好像是兴奋,轻微的噼啪之声传来。
    
        忽然,一株最大的铁树顶上正中心居然裂开了,慢慢的长出一根嫩芽,嫩芽越来越长,尖端一分为二,二分为四,不停的分化。
    
        张小霖愣住了,手上却没有停,一个个手印继续结出,灵木之气继续在汇集。
    
        嫩芽长出尺许,顶端忽然膨胀,绽放出一朵毛茸茸的红色小球,小球裂开,竟然成了一瓣瓣红色花瓣。
    
        无数个小球一起绽放,形成了一个大型圆球,红色,黄色和蓝色的花朵交相辉映,十分漂亮。
    
        十几株铁树相继开花,整个院子里顿时变得春意盎然了。
    
        appapp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