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奇书2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我有五问,谁人可答?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这到底是什么节奏?

    苏沐这是被打脸的觉悟吗?

    难道说苏沐这是非要撕破脸皮不成吗?

    但是关键是你这样做,非但撕破了脸皮不说,你还是捞不到半点好处。就你这样的,你怎么能够和侯柏凉对着干,你能够干过他那?所有人的眼光全都唰唰的落在苏沐身上,猜测着他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

    侯柏凉这下是真的再没有任何能够隐藏心底怒意的意思,他到现在算是知道了苏沐今天原本就是没有安着什么好心。

    这算是什么?所谓的三个议题,一个比一个更加的强势,一个比一个更加的凌厉。断了县一建的口碑,质疑县一建的资质,现在更是直接要断送县一建的前途。

    真的要是让五项工程全都暂时停工的话,县一建会为此赔个底儿掉的!

    要知道县一建是从县财政拿走一笔钱,但和县一建现在开始投入的相比,那笔钱真的是不够看头的。不说别的,只要这个决议通过之后,县一建每天都会是成万成万的赔钱的。

    这些钱归根结底要县一建来承担的!

    苏沐这样做,简直就是一招毒计!

    孟尝直现在瞧着苏沐的眼神,是那样的震惊。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现在追随着的这个老板,会有着如此大的魄力。要么不做,一做便是如此气势惊人。

    暂且不说这个议题能不能通过,光是冲着苏沐敢在这样的县委常委会上提出来,就是一种大魄力的表现。

    当然这样做必须确保这个议题能够通过,要是不能的话,到时候丢人的就是苏沐了。

    “苏书记,你这是什么意思?当初五大项目建设是经过县政府论证的,所以才会批准县一建进行承建的。你现在一句话就要让这些工程全都罢工,这是怎么回事?”侯柏凉沉声道。

    苏沐神情安然镇定着,“你们也是这样的意思吗?都说说!”

    “我反对停工。”马文隽是毫不犹豫的说道。

    “你反对停工?你为什么反对?你们以为我提出这样的建议是空穴来风,是故意在找县一建的麻烦吗?侯县长,你刚才说了,这五项所谓的工程是经过验证的,那好,那我就来问问你们县政府,到底这些是如何经过验证的!”苏沐神情冷漠的果断开口,当场质问起来。

    “第一,所谓的县政府大楼修建,为什么要修建?如今的县政府大楼,我已经查过资料,并非是所谓的旧楼,而是才刚刚交付使用都不到十年的楼房,这样的楼房质量有问题吗?没有问题的话,为什么要再修建所谓的县政府大楼!这个县政府大楼为什么要和县财政局的大楼紧挨着?

    这倒不是说两个大楼不能够紧挨着,我想要问的是,你们知道不知道,就在距离你们很近的县三中,那里的学校是如何的破烂不堪!那里的教室还都是糊着塑料布,孩子们考试都是要在外面的操场上,他们冻的手指头都红肿红肿的。而当他们抬起头,看到修建着的县政府大楼和县财政局的大楼,你们说他们心里会如何想!

    孩子会如何想,大人会如何想,整个殷玄县的老百姓又该如何去想!这是我的第一个问题,问的就是县政府大楼的修建和搬迁,你们有谁能够给我个解释。或者说,侯县长,你能够给我解释解释!”

    苏沐矛头正对侯柏凉!

    你侯柏凉不是刚才还想要看我的笑话吗?好啊,我现在就要让你知道,我这个人向来是对事不对人的。你侯柏凉当初玩弄那样的招数将张北夏弄走,是你的本事。

    但我现在就是占据着正义,我要让你给我说道说道,你自己说出来的理由,能不能够站得住脚跟!

    侯柏凉脸色低沉着,这个问题还真的是不好回答。其中涉及到的问题都太过于敏感不说,更是有着县三中摆在那里,如此鲜明的对比,你让侯柏凉这时候说出来什么话,都是会被人所仇恨的。

    侯柏凉无语!

    其余人也都沉默着!

    孟尝直这时候心情是激动着的,他就知道苏沐是不会这样甘于平凡的。既然已经是主动开始发飙宣战,那么接下来的一幕将会更加精彩吧。

    精彩?岂止是精彩,接下来简直就是苏沐表演的舞台。

    “刚才是我的第一个问题,你们想好之后再给我回答。第二个问题,我就问你们有谁能够给我回答下,县镇道路当初修建的时候是怎么验收的?为什么从修建到现在是年年翻修。而就冲着县一建承建这样的任务,靠着他们那样的翻修办法,有谁能够给我回答,能够在今后永远不必翻修吗?

    我也不要求你们给我保证多长的时间,半年,三个月,一个月行吗?毁掉的路段永远是坏掉的路段,好的路段每天都在变坏着。我真的是不知道,这到底是修路那,还是在养路那?县财政每年都会有着养路费,这样的话,我倒是要问问,这笔养路费是该有谁发?发下去又有什么用?”

    会议室中这时候是安静的很,除却喝茶水咽下去的声音之外,便再没有第二种声音,所有人刚开始还是能够看着苏沐,现在听着他的话,全都低下脑袋开始沉思着。

    “第三个问题,县护城河风景区建设,这个项目的审批,当时到底是谁在做的?知道你们做出这样的审批项目是多么的不科学吗?咱们殷玄县的地理位置是如何的,别给我说你们不知道。这里别说是护城河那边,就算是从县城开车到市里面,也不过最多半个小时的路程。

    护城河那边过去时间更短,市里面就有着植物园,有着游乐场,那里都有着完整的成熟消费群体。你说他们会大老远的前来这里吗?所谓的护城河早就干涸,你们连卖点都没有,凭什么在那里修建风景区!直到现在,那里还都是一处垃圾倾倒场,你们给我说说,这样的地方怎么修建风景区?

    修建这样的风景区,需要投入多少?预期多少年能够回收成本?在四周都没有任何有开发意思的情况下,你们那样做,有任何价值吗?凭空建城就够荒诞的,你们还在那里,在那么宽的河面之上,想要凭空建立一座风景区,可笑不可笑?那是风景区,还不是游乐场!”

    随着第三个问题的问出,整个会议室内连喝水的声音都消失掉。侯柏凉这系的所有人,神情都是那样的严峻。没有谁敢开口说话,因为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余顺更是心弦紧绷着!

    作为县政府的常务副县长,作为侯柏凉的跟班,这五项工程可是有着两项是他负责着的。真的要是出现了这样的问题,首当其冲的必然会是他。但现在的余顺,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苏沐的问题。

    因为这些问题,余顺全都束手无策着!

    领导,当真给力那!

    慕白坐在后面,瞧着苏沐意气风发的模样,听着他那逻辑严密的质问,心底升起着一种自豪感。这就是自己追随着的县委书记,真的是给力的很那!

    “第四个问题,县别墅区的建设,我是真的不知道,当初国土局是如何审批通过这个县别墅区建设的。县里面想要发展,想要开发房地产,我是不会有任何阻挡的。但我想要问的问题是,什么样的别墅区需要建在那样的地方,生生的毁掉数百亩良田!那可全都是耕种用地,难道国土局的不知道耕种用地修建别墅的要求吗?

    这里是我们的殷玄县,每块土地都是属于国家的,都是老百姓在养种着。数百亩天地就那样被霸占而去,他们心里就真的是会高兴吗?距离那片别墅区不远的地方,就是一处贫瘠之地,那里为什么不能够修建别墅区!非要将别墅修建在那些完好的耕种用地上?”

    “第五个问题,县****的修建,一座县城想要发展,想要拥有着属于自己的地标性建筑,这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但是我想要知道,就目前的殷玄县县城而言,用得着修建那样大的****吗?你们丈量过那个广场有着多大吗?如果你们不知道的话,我告诉你们,咱们县的这个所谓的****,比商禅市里面的还要大出三倍。

    截止到目前为止,我没有看到任何****之上建筑的修建,这时候出现的全都是旁边的那些小商铺。一间间小商铺就那样开始修建着,难道说在修建这里之前,就没有做过完整的规划吗?那些商铺每家每户怎么能够在广场的地面上修建着?他们有这个资格吗?”

    伴随着最后一个问题的问出,苏沐的神情还是那样的镇定,但语气却是异常的锋锐。整个会议室之内只是回荡着他的声音。说完之后,苏沐缓缓端起眼前的茶杯,喝了一口茶水之后,扫过全场。

    “就是这五个问题,你们谁来回答?”rs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