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奇书2

章一八一 利益与感情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鲜血长河的尽头,似乎笼罩在一片缭绕的黑雾里,从雾中流出的河水只是潺潺细流,随时有可能断流。

    千夜向着源头飞去,隐隐约约看到数个印记正在河中沉浮。那是二代始祖的标志,有的仍在闪亮,而另外一些则已暗淡无光。

    每看到一个印记,千夜都有种奇妙的感觉,那些印记不仅仅是一个个氏族家徽,它们每一种都代表了一种力量的运用方法,代表着一条晋升强者的道路。

    印记距离源头有近有远,本身也有大有小。或许这些差异,就是血族二代始祖们力量差异的根源。

    而他也发现,印记之间的距离不是绝对的,在长河的缓缓流动中,有些距离被拉大,有些距离被缩小,如果有足够时间,或许它们的排列也会发生变化。

    千夜忽然想到一个终极的问题,鲜血长河的尽头,是否直有传说早的第一滴血?它又是什么样子?

    只要飞到源头,穿过迷雾,这个终级问题,是否就会得到解答?

    千夜兴奋起来,加快速度,飞向黑雾。然而就在这时,他忽然间感觉到一种绝大的危险,遽然而惊!

    他抬头望去,只见前方黑雾一阵涌动,忽然跃出一头狰狞猛兽。这头猛兽奇异、丑陋而且扭曲,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对称的部位,看上去说不出的别扭。它就象宇宙混乱与邪恶的本源所生,所有的一切都让人憎恶。

    它一出现,就直奔千夜而来。千夜大惊,此刻自己什么都没有,连身体都没有,如何是它的对手。他奋力闪避,可是速度却怎么都快不过那头凶兽,转眼间就被追上,随即一张布满凌乱利齿的大嘴出现在千夜面前,将他一口吞下!

    千夜的意识,再度坠入黑暗。

    帝都天机阁。

    一群天机士鱼贯而出,人人都庄严肃穆,但也看得出已是疲累之极。广场已经等了车辆,将他们一一载离。

    当人群散得差不多了,最后走出一名女子,斜襟广袖,长发素挽,浑身上下不见一丝饰物,也是最朴素的天机术士打扮,但那面目却美艳不可方物,正是李后。

    旁边内侍过来,行礼道:“娘娘,陛下在‘霞草园’等您。”

    李后微微一怔,接过斗篷披上,道:“好。”然后登车而去。

    “霞草园”名为园,实则是帝宫里规格较低的宫殿之一,当年皓帝只是众多皇子中的一名,就居住在这里。

    等他登基之后,这个地方自然也不会安排其他人入住,被一直维护着。皓帝偶尔会过去看看,但从未允许任何后妃及皇子皇女踏足。

    不过李后虽然没有进去过,却知道里面有一个房间完全保持着先后在时的模样。当年先后的死是帝国一大禁忌,因此谁也不会去触碰,就连在后宫向来最跳的赵妃,都只当做没看见这个特殊场所。

    “霞草园”很局促,转过大门处的照壁后,贴面就是正殿。院子里也没有什么布景,只是所有有土壤的地方全部长满霞草。茂密旺盛得几乎像是野草了。

    这些应该是故意被留下的,没有修整过,让它们单单凭着自己的生命力,扎根于每一寸泥土。纤细的花梗顶端,盛开着娇小的白花,微风轻摇,就像那漫天的繁星,闪烁光华。

    整座“霞草园”都静悄悄的,给李后引路的内侍也只在大门口就停下。

    李后独自走了进去,她出生古老世家,即使少女时代尚未有独立的院子,也没住过这样狭小的房舍。

    皓帝在正殿的左偏殿中,这里的布置是一间书房,不过窗下支着一个大型的绣棚,榻上有分拣好的针线,仿佛女主人随时会进来。

    李后看了看绣棚,有点新奇。她幼时就展露了无比天赋,所学与家族男子没什么区别,女红之类的根本不在她的课表里。

    然而她看了房间的布局,明显一半是男主人的书房,一半是女主人的绣房,不由感觉有点恍惚,普通人家的夫妻,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的吧?

    皓帝站在一副字画前,那是彩墨画,构图及题词全是寓意新婚喜乐的,这类应制之作,实在称不上什么佳品。

    李后走过去,看到那熟悉的笔迹,不由心头微微一动,不正是那位帝师所作?

    皓帝道:“林师年幼时家中微寒,早早就入了军校求学,在书画六艺上造诣平平。”说到这里,他轻笑道:“记得当年,他做我皇子侍讲的时候,第一句话就是告诉我,他的书法还比不上张王。”

    李后自然而然地跟着露出得体微笑,心中却是更加恍惚,她从未在皓帝口中听到过林熙棠的私事,感觉和以往的想象有很大不同。

    皓帝转过头,对李后道:“皇后辛苦了,天机阁那边事务了了?”

    李后陡然回神,敛衽一礼道:“祭祀结束了。不过十分遗憾,我们虽然趁乱象,将那边的天机搅动得更加凌乱外,没有得到更多收获,仍然无法判断黑暗种族要的是新世界的何种事物。”

    皓帝点点头,道:“魔皇意外亲临,本就很难瞒过他。这样已经很好,小辈们的战场已经结束,接下来是我们的了。”

    李后微微蹙了眉道:“自从宋子宁崛起,永夜议会那边预言师就有明显的避战迹象,而这一次,臣妾感觉得更加清楚。”

    她顿了顿,又道:“臣妾还有一种感觉,永夜一方的天机被遮蔽得极为严实,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紧密。其实永夜议会历史上还有许多著名的预言大师,从正常寿命推算,不止目前在前台的这些人。如果那些大师中有人是在沉眠,一旦被唤醒将会是极为可怕的力量。臣妾甚至怀疑,他们中有大预言师苏醒了。”

    皓帝点点头,“并不奇怪,这是长生种的优势。”

    他长长出了一口气,道:“当初林师一听说永夜圣战止战,就判断黑暗种族内部将另有大变化。现在陆续有沉眠已久的黑暗强者复苏,也不是很奇怪的事情。”

    李后有点意外,“不是因为新世界的到来吗?”

    皓帝道:“不仅仅是。”

    李后一愣之后,轻叹道:“臣妾果然与林太宰相差甚远,至今都看不到这一点呢。”

    皓帝道:“这不是天机术,当时他人还在天机阁中。”

    李后静静听着,她对那时的事情只有一点耳闻,并不敢去触碰皓帝雷池。不过今天皓帝突然自己提起,恐怕还有后话。

    皓帝走到窗下的绣棚边,伸手摸了摸上面的半幅绣面,道:“我年少之时,十分痛恨父皇对儿子们的态度,几乎是不作为的看着他们互相绞杀。‘掖庭之变’时,我不是目标,但是当杀戮到来的时候,谁会费心去分辨刀下之人呢?是林师带着我躲过了最后那疯狂的两个白天和一个夜晚。”

    李后心中一个战栗,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足够定力,保持住面上的镇静。不过皓帝并没有回过头来看她。

    “后来父皇传位于我,就有聪明人纷纷来对我说,林师天机术厉害,他是故意救我。”皓帝笑起来,“常人说这话也罢了,居然其中还有天机大家。”

    李后自然知道这种说法何等可笑,先不说天机术士不是神明,怎么可能看得事无巨细。

    触摸到天机一角,结果管中窥豹,最后判断错误的又不是没有,反而这类事例更多,否则多年前的帝国哪来“天机之乱”。林熙棠之所以让所有天机大宗都闭嘴,也是多年积累,证明了他几乎没有错误。

    况且天机岂是一成不变,就像黑暗种族的命运之线,未来只是一种可能性,而当前则是实现了无数个可能性中的一个。说到底,所有生物都渴望窥伺天机,难道就是为了认命吗?还不是为了逆天改命。

    而既然改了命,那么曾经看到的未来还是不是未来?

    “那一晚的事情,我自己心中最清楚,不需要任何人来教我看清真相。所有人都错了,他们以为父皇在宫变前就让我进小书房,是后手,是培养。实际上,不过是他在那个时候才发现,自己忘记了一个儿子,掌宫的贵妃也忘记给我安排侍讲。”

    “即使宫变之后,父皇也没有一定要选择我做继承人的意思,我的资质着实不入他眼,而且没有母族势力,就很难抗衡宗室祖王,会在他身后遇到很多麻烦。”皓帝直起身,道:“是我自己求来的大位,因为我看到临江王叔逼迫林师向他下跪道歉。”

    李后打了个寒颤。

    这时皓帝转过身,仍是一派温和表情,眼神也没有太大变化,像是在述说别人的故事,而非他亲身经历的宫廷秘闻。

    他注视着李后道:“等我自己坐上凌云正殿的那个位子,我才明白了父皇当年为何会任由后宫之争最终酿成血案。利益和感情是无法并存的。利益有大小,有轻重,感情是否也有大小,有轻重?尤其是一旦利益与感情叠加起来,又如何区分权重?”

    “对于武悦,对于你,对于所有妃妾和皇儿,朕不是一个好丈夫也不是一个好父亲。当年朕所厌恶的父皇所为,朕自己也一一做过。所幸,在武悦之后进入未央宫的,应该也没有人是单纯来和朕讲感情的。”

    每个贵女背后都有一个家族,每一个妃位背后都有一张契约。而皓帝母系微寒,为皇子时,身边根本没有什么女人。

    李后轻轻出了一口气,知道后面的话,才是皓帝将她招来这里的重点。

    “朕知道你在闺阁时,也有抱负理想,如今以你天机术造诣,完全可以胜任皇家天机院的掌院,朕会向几位天王通报,将此位授予你。”

    “但是,凡你名下的皇子皇女全都不会有继承权。尤其是李家想要在这一代升阀,就绝不会出现一个流着李家血脉的皇帝。而从今往后,只要李姓掌皇家天机院,后宫就不入李姓女子。”

    李后此刻极为镇定,行了一个正礼道:“是,臣妾遵命。”

    皓帝最后缓缓道:“帝国天王布防调整,你一起来听听吧,我将作为天王出战。”

    李后愕然抬头。

    皓帝却对着她微微一笑,道:“这身衣服很好,不用另换朝服,现在就过去吧。”

    “小澜殿”所有内侍都站在殿外,并且离开殿门至少十米距离。

    右侧偏殿,原本就是个休闲格局,有高背座椅,有软榻,也有书桌和琴座,并不是适合会谈的布置。不过当所有天王级人物共聚一堂时,反而格外适合,无需分座次先后,又能每人找到自己舒适的方式。

    指极王和定玄王就各坐一边,一人品茶,一人自己手谈,显得十分清闲。定岳王则歪在塌上,像在假寐,他坐镇的西陆最远,若非事关重大,通常是不会来帝都的。

    门帘一动,方青空走了进来,他穿着一身文官朝服,眉宇间依然是看上去有些阴冷。

    面对一屋子天王,方青空没有丝毫异色,见众人各行其事,也不打扰,只走到定玄王身边,耳语了两句。

    定玄王手中棋子一停,有些奇怪地道:“‘英灵殿’?这事要去问赵阀吧?上次听谁说过,千夜在墉陆还有一个女儿。况且,那艘舰最初是指极造的,要问如何处理,也该问他,老夫能有什么意见?”

    指极王就算耳目通明,也不会故意去听方青空对定玄王的耳语,这时听见提到自己名字,才转过头来,他一看方青空那没什么表情的表情,就明白了大半。

    指极王道:“方青空,有话明说,不要学林熙棠半藏半露的行事作风。”说着对定玄王道:“这事,我倒是知道一点。你重孙借了你的名头,拉上张家旁支不知道哪一房的小子,跑去和宋子宁合作,打算分润墉陆的利益。”

    定玄王一愣,“哪个重孙?”随即又问,“宋子宁会信?我看他没那么傻吧?”

    指极王掠了一下长须,意味深长地看了方青空一眼。

    林熙棠去世后,方青空接替他掌了帝国最高层面的战略情报,这位已是神将的新贵当然不傻,但看他敢跑到天王面前来提这事,实在是和傻不傻没关系。

    方青空此刻站得像块木头,就是不再开口。

    指极王摇头笑笑,知道方青空这是要逼他们两人表态,也不介意他这点算计,对定玄王道:“子宁来问过我,我已对他说了,不用克制,他怎么舒服怎么做。”

    定玄王闻言毫无异色,点点头道:“如此才是正理。”

    指极王道:“我可是还说了,牺牲个把人也没有什么。”

    定玄王道:“话你都说了,还来堵我?那些小辈,无非是觉得余者庸庸,唯有自己天赋出众,所以不会被家族放弃而已。如果他们认为老夫在新世界战场上拿到的战功还不够他们用,那就自己去挣,挣的方法不对丢了性命,也怨不得别人。”

    说到这里,定玄王有点上火了,转头问方青空道:“究竟是哪个?”

    指极王却道:“别急,子宁既然来问我,应该已有对策,且拿你的名头给他用一用。”

    定玄王愕然,过了一会儿,明白过来,道:“也行,那边全是黑暗种族,让他张帜镇上一镇也好。”

    这时,皓帝和李后联袂进来,与各位天王见了礼,北岳王也从榻上起来。

    众人本就时间紧张,立刻直入正题,由方青空报告最近阵营形势。

    永夜议会那边动向极为诡异,黑日山谷之战结束后,议会在审核军功过程中,陆续开始抓捕一些永夜贵族,而且是四大种族的上位贵族。

    这可是很少见的事情,以往大部分情况下,议会虽有决议,但由议会部队直接动手的一般都是其他小种族,四大种族都是自行解决。

    先不管他们罪名是什么,但凡涉及到上位贵族,这种抓捕就免不了涉及武力问题,议会方面居然出动了许多叫不出名字的机械,那些东西从未在阵营战场上出现过。

    方青空拿到图谱和描述后,心有所感,跑去皇家图书馆查阅最古老的那批档案,才依稀能给部分设备找到出处。

    方青空道:“当初林帅听说永夜的圣战止战后,就断言黑暗种族内部已有大变局。那时适逢新世界开门,将那些变化掩盖了,我们很难监控到确切的情况。”

    “不过太祖和武帝都曾指出过,黑暗四族任两族联合,我族都有倾覆之祸,然而即使有永夜议会在,他们都不会真正联手,这才是我族发展的空间。但是这样的战略空间不是能够无限延续的,我族要时刻警惕黑暗四族间力量对比的变化,一旦平衡打破,危机马上就会到来。”

    “大秦开国时期,黑暗四族的惯例是每族保持四名大君战力,有两名处于活动期的大君联值族务,并且能够随时由另外两名来轮换,至于可以同时唤醒的大君数目则一直是各族最高机密,我们没有得到过,他们相互之间估计也没有。”

    “不过最近几百年里,自从黑暗种族不再直接攻击帝国本土大陆后,四族的轮值大君数目明显减少。”

    “而在过去的一千年里,血族对狼人的圣战,彻底抹去了狼人百分之二十三的氏族图腾,还将另外百分之十五的氏族人口减低到一半以下,仆军受到的影响不明显,但是我们没有仆军质量的具体数据。此外,狼人在这千年里,再也没有出过圣山至尊。”

    “血族也以这样的战绩,不断挑战魔裔的权威。千年前,黎明战争时期,在我们的史书上,魔裔的大型战争机器远超现在的水平,我们一直以为是他们的人口原因造成技术衰落。”

    “所以长久以来,无论是高层还是研究机构,都认为永夜最后打破平衡的引领者会是血族,而一旦他们吞并了狼人,就会尝试对帝国再次发起攻击。因为现在灰色各渠道的人口掠夺和交易,仍然满足不了他们底层成员的需要,这也是抑制血族像狼人和蛛魔那样,建立大量仆军的根本原因。”

    “而由于高层血族的外表与我族最相似,灰色地带的混血儿中血族和人族后代比例极高,并且血族能转化我族。所以一直以来,都是他们最积极地来渗透帝国。尤其是浮陆之战,与长生王那边接头的,是一名血族大公爵,此后就销声匿迹了,我们尚不能确定,他是听命于无光君王梅丹佐,还是火之冠冕哈布斯。”

    “从新世界大门打开后,我们一直在为全面战争做准备。如今永夜那边一系列动向,也证明了先祖预言的最终危机即将到来。永夜议会这些行动,表明有一个强有力的权威出现了。”

    “但是微臣突然不能肯定,对方的主导者是谁,血族?还是魔裔。”

    房间里静默了片刻,李后道:“永夜一方的天机被遮蔽得极为严密,并且完全不受扰动,即使我方有刺探甚至侵入的行动,他们也只是驱逐,绝不追击。而新世界的核心,依然笼罩在一团黑暗中。”

    指极王思索片刻,道:“有永夜议会抓捕的全地图标注吗?”

    方青空摇头,道:“永夜圣战止战后,情报工作困难数倍,这次得到的消息极为零星。之所以有一条比较详细,是因为发生在西陆的黑暗占领区,也只有那条内容稍微多一些了。”

    “西陆。”北岳王皱了皱眉,“赵阀知道这个消息了吗?”

    方青空道:“已经通报过去了。目前尚无帝国本土被入侵的消息,但是我们必须开始实施全境警戒。”

    指极王点点头,道:“同意。”

    皓帝和其余诸王一起表示同意。

    方青空又道:“由于眼前形势很接近全面战争的触发条件,趁各位天王在场,还需要确定一下战略收缩方案。”

    战略收缩是指在帝国本土遭到入侵,并且大势不利的情况下,收缩战线保护核心领土的方案。帝国最近一次启动这个方案,还是在长生王陨落后的“血腥葬礼”期间。

    方青空将手上文档翻过一页,道:“帝国目前占地比例最少的是西陆,上面除了赵阀外,世家只有三个,并且西陆建设较晚,原本是大陆级防御最薄弱的地方。”

    “但是越陆在上次异兽军团入侵时,遭到极大破坏,被毁灭的城市恢复建设速度也很慢,尤其是墉陆兴起后,许多世家将主力和资源投入那边。”

    “所以就目前有生战争力量对比来看,越陆才是最佳收缩点。而且异兽军团只破坏了地面设施,但是面对虚空的那些大陆级战争设施,应该还能启动。”

    定玄王首先道:“同意。”然后转向指极王道:“你我两人总要出一个去防御战略收缩点,这次就我吧。”

    指极王沉默了一下,道:“好。”北岳王当然也是附议。

    皓帝这时道:“张王正在养伤,机动就由朕来吧。”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到皓帝身上。大秦历代帝王大都文治武功了得,但在大陆形势稳定后,除了极个别情况外,很少会去秦陆之外的战场。但是诸王并未立刻提出异议,静听下文。

    皓帝道:“张王这次在新世界受的伤,本就比较难以处理,多些时间调养,去除所有后患,才是最好。临江王叔与朕出自同源,由他来执掌帝都‘王者领域’不会有任何问题。同时张王留在帝都协防,可确保我大秦根本不失。”

    指极王缓缓道:“陛下可知道兹事体大?”

    皓帝道:“皇后任皇家天机院掌院,皇后名下所有皇子皇女不得立储。李家皇子不得立储。从今往后,凡掌天机院者,家族女子不入后宫。”

    一时间满屋沉寂。

    片刻后,指极王道:“老夫同意。不过天王级调防,必须全票通过,需要再征求青阳的意见。”其余诸王也一起点头。

    皓帝道:“这个自然,朕会亲身前往拜访张王。”

    至此,会议结束。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