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奇书2

005熊孩子的皮球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被念叨的宁奕殊,也踏上了回家的公交车。

    摆了江源和罗小花一道,宁奕姝从最初的兴奋,慢慢变的平静。

    家里不仅有亲人,还有仇人。

    宁奕殊的奶奶生了两个儿子,都很有出息。

    老大宁卫国,就是宁奕殊的爸爸,吃苦耐劳,脑筋灵活,赶着改革开放的浪潮,揣着家里仅有的五毛钱下海。

    不过几年,他就挣下来第一桶金,将生意做大,把全家都迁进s市。

    而宁奕殊的妈妈顾绾,却没有好命享福,在刚搬进s市没一年,就去世了。

    宁卫国不过半年,就给宁弈殊娶了个挺着大肚子的继母,并生了一个女儿。

    这成为宁奕姝心里的疙瘩,让所有心怀不轨的人,利用的彻彻底底。

    宁家老二宁卫东,自用聪明,很会读书。

    宁卫国在外挣钱,意识到读书的重要性,全力支持弟弟读书,承担了所有的学费和生活费。

    宁卫东不负期望,毕业后进了s市的一个机关做会计,并娶了当地人家的女儿。

    二婶张翠芬,名字很土,却是s市地地道道的城里人。

    自从生了宁家唯一的孙子宁昊,二婶在宁老太太心中地位直线上升。

    宁奕殊的家,是公交车的终点站,靠近部队。

    宁卫国后来找到门口,转行做了军需生意。

    为了业务来往方便,他把家安在部队旁边。

    下来公交车,绕过部队的家属区,拐个弯,走进一条不长的胡同。

    胡同尽头,那个漂亮的两层小楼,就是宁奕殊的家。

    隔着墙头,能看见屋子里人影晃动。

    宁奕殊跨过院子,推门进了堂屋。

    “砰!”

    宁奕殊眼睛一黑,条件反射的举起手。

    一个皮球蹦蹦跶跶,落在她的脚边,屋里的说话静止。

    人倒霉,喝水都塞牙缝。

    今天怎么老是撞人和被撞。

    “奕殊回来了?”二婶张翠芬特有的尖锐语调,响了起来:“正好要开饭了,快进来。”

    宁奕殊揉了揉发麻的手,瞪向对面那个,丝毫没认识到自己错误,也不打算道歉的熊孩子。

    那就是她的堂弟,宁老太太的宝贝大孙子,今年才六岁的宁昊。

    见宁奕殊瞪宁昊,坐在餐桌前的宁老太太赶忙说:

    “什么叫小孩子呢,就是爱动,撞到人难免的。

    回来就过来赶紧吃饭,别跟小孩生真气。”

    一句话小孩子,堵住了宁奕殊可能要爆发的脾气。..

    宁奕殊笑了笑,余光扫过二婶愤愤不平的脸。

    还是跟以前一样。

    宁老太太明明是护着宁昊,在二婶心里,却是偏袒宁奕殊。

    没办法。

    虽然二婶自认是s市的城里人,比宁家一屋子乡巴佬、暴发户高贵。

    可她再高贵,高贵不过宁奕殊死去的妈。

    连宁家引以为傲的生意,也是靠着宁奕殊外公一家的背景,才能做大。

    宁老太太深知这一点,在家里能不招惹宁奕殊,就不招惹。

    这也形成了宁奕殊虽然沉默,却在宁家地位超然的局面。

    被宁奕殊抢了光芒,二婶张翠芬心里当然不是滋味。

    天可怜见,宁奕殊其实,并没对方想象的受宁老太太宠爱。

    上辈子自己被江源扫地出门,她的奶奶宁老太太,可没有念在宁奕殊外公的脸面上,对宁奕殊网开一面。

    反而跟着江母一起,骂她是克父克母的扫把星,连男人都留不住,坚决支持二叔将宁奕殊赶住s市。

    九十年代的小城,思想还没有那么开放。

    经宁老太太一闹,宁奕殊是真的在s市待不下去了。

    更过分的是,二叔买通关系,冻结了宁奕殊所有的银行存款和房产。

    宁奕殊身上揣着只够一张火车票的钱,落魄的上京投亲。

    宁奕殊掩盖住眼里的恨意,抬头看向另一边站着的两个人。

    带着围裙,面容消瘦却秀丽的年轻妇人,自然是宁奕殊的继母李秀梅。

    对方唯唯诺诺站在宁老太太身边伺候,跟稳坐不动的二婶,形成鲜明对比。

    好像二婶才是这家的女主人,而她,是客住的妯娌。

    这也怪不得李秀梅。

    谁让她孤儿院出身,没有娘家做依靠,又是以那样的方式,嫁进宁家呢?

    继母李秀梅身边,那个喜怒形于色,一脸幸灾乐祸看着宁奕殊的,正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宁可欣。

    看到宁可欣,宁奕殊的面色一柔,目光也温暖起来。

    当初她在江北无法立足,上京联系外家也没有成功,落魄在街头的时候,是宁可欣将她捡了回去。

    虽然对方态度一如既往的不好,但是在关键时刻,让宁奕殊能喘口气,有了将江源和宁卫东扳倒的机会。

    从此后,两姐妹相偎相依,互相取暖。

    只是二叔失利后,还是不死心。

    他为了往上爬,算计宁可欣,将其送给权贵玩弄。

    宁奕姝赶到的时候,宁可欣受不了屈辱,已经从高层楼坠落。

    她愤怒之下,抽出黑市上买的手枪,爆了二叔和那权贵的头。

    虽然后来有贵人相助,她得以逃脱,却从此流亡海外,有生之年再没有踏上故土。

    一想到因为自己识人不清,连累身边亲人多灾多难,宁奕殊就恨得给自己一巴掌。

    她站在门口不进屋,目光一会儿冷漠,一会儿温柔,一会儿自责。

    小心观察着她的宁可欣,心里惊讶。

    她拽了拽李秀梅的胳膊,小心的暗示了一眼。

    李秀梅低眉垂目,毫不关心。

    倒是宁老太太,再次开口:“殊妮儿,你今天怎么了,进家门就发呆。”

    张翠芬捂嘴笑:“婆婆你忘了,今天咱们殊妮儿出门跟江源约会。”

    宁老太太的脸,立刻垮下来。

    江母昨天来宁家,当着宁老太太的面,对宁奕殊大放厥词。

    本来对江源就看不上眼的宁老太太,提着拐杖就将人撵了出去,并将宁奕殊锁进屋子,不许她出去。

    张翠芬故意说破这件事,就是惹宁老太太不喜宁奕殊。

    宁奕殊沉默一下,没搭理张翠芬,而是准备回自己屋子。

    这一天太过刺激,她需要冷静冷静,想一想之后要走的路。

    可张翠芬自来看不惯宁奕殊,好不容易抓住短处,怎么舍的放弃。

    “奕殊呀,那个江源确实优秀,可惜摊上个极品妈,以后有的你受罪!”

    她话音里带着幸灾乐祸,一双眼睛紧盯着宁奕殊。

    这位大千小姐,对谁都冷冷淡淡,张翠芬认为这是傲气,看不起人。

    现在要死要活嫁给那个穷小子,等吃够苦头,等着看她笑话!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