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奇书2

337韩玉华说了实话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韩玉华控诉秦朗:“他将我的面子踩在地上,让整个j城都知道我的阴险恶毒,那他考虑我是韩家的女儿吗?”

    “爸,他就是养不熟的白眼狼,为了一个女人,枉顾你多年的养育之恩,让您今天颜面尽失,你竟然还护着他!”

    韩启山面沉如水,双手握成拳,恨不得一拳打死这个女儿。

    他说:“玉华,你难道就不想想,自己的错处吗?”

    全都是在指责别人。

    “我的错?我的错,就是怀了秦家的种,还将这个畜生生下来!”韩玉华咬牙切齿。

    韩启山:“……”

    他目光四处找可以砸过去的东西。

    宁奕殊不理解韩玉华的感情。

    她没忍住,问:“韩女士,秦朗可是你儿子!我从来没见过哪个母亲,像您一样,不遗余力毁掉自己孩子的一生!”

    就算李秀梅那么糊涂,她的出发点,也是为宁可欣好。

    韩玉华,涂的什么?

    韩玉华听到她的问话,抬起脸看向宁奕殊。

    她脸色赤红,俨然进入疯癫状态:“我为什么?你说我为什么?”

    “你爱秦朗,他也护着你。你们两个情深意切,当然不懂我的苦处!”

    “我十八岁,正是风华正茂,在舞台上受所有人仰慕的时候,爸爸突然叫我回家,推过来一个粗糙的爷们,说那是我未来的丈夫!”

    “你知道我的心情吗?我肯定不愿意,又不是盲婚哑嫁的旧社会,我对他没感情!”

    “可是爸爸逼着我,关我屋子里,姐姐也劝我听话,说那人不错!”

    “再好的人,我不喜欢,也是坏的!”

    “但是我一个弱女子,挣扎不过呀!”

    “爸爸动用关系,威胁我不嫁,就将我从文工团调到后勤,断了我的梦。”

    “他押着我嫁给不喜欢的男人,我还要给这个男人生孩子!”

    “秦朗那张酷似他父亲的脸,每一次看见,就提醒我一次,我的未来,以及对爱情的憧憬,是怎么断送打的!”

    “我就恨!”

    “只有毁了他,我才能舒服,才能忘掉那不堪的婚姻!”

    “恨我的人生毁了,为什么他还能得到锦绣前程,他是我儿子,我得不到喜欢的,他也不配拥有喜欢的东西!”

    韩玉华一字一句,句句泣血的控诉,惊呆了韩启山。

    他只以为韩玉华任性,不知道对方心里痛苦到扭曲。

    难道,当年自己的好意,才是促成今天一切的原罪?

    宁奕殊余光瞧见韩启山目光里的悲痛,又瞧见秦朗的不可思议表情。

    她冷冷说:“你说的不对!”

    “你不喜欢秦朗的父亲,那就不要嫁,有很多种方法让老爷子妥协,难道他还能为了一个男人,为难自己的亲闺女?”

    “明明是你,嫁也行,不嫁也行,但是不嫁就会失去老爷子的喜欢,失去你拥有的一切。”

    “你为了既得利益,选择了嫁人。”

    “既然自己选择了嫁人,就该好好过日子,谁也不会因为你结婚生孩子,让你不追求自己的梦想。”

    “我舅妈,跟你一个团。她甚至家世还没你好,也嫁人也生了孩子,但是她怎么就能成为国家二级演员?”

    她还有更重的话,但是没说。

    因为这个场合,她不适合说太多话。

    但是宁奕殊的指责,也让秦朗回过神。

    他痛心疾首:“是的,说什么不得已。明明是你自己心性不成熟,即像要好处,又不想付出,然后怨天尤人,自怨自艾,迁怒他人!”

    “你不喜欢我父亲,完全可以跟他商量离婚。”

    “我父亲,根本就不是勉强别人的人。”

    “他给我说过,娶你是因为外公对他好,极力保媒。”

    “知道你不喜欢,他也准备打退堂鼓。但是你最后又同意这门婚事。”

    “你不喜欢我,难道我就愿意被你生出来?”

    秦朗猛吸一口气。

    谁心里,不是一肚子官司?

    他也恨过,怨过。

    但是父亲告诉他,改变不了命运,就往前看。

    “韩女士,陈年旧事,我不想再提,也不想再听。”

    “现在要算的账,是你背后毁人宁家,还妄想当众让人家在j城无法立足!”

    “你如果不做这么绝,我也不会今天办你难堪!”

    “呵!”韩玉华冷笑一声。

    她不认!

    “你们说什么,我也不会听,你们就是想我低头,认错。”

    “不可能的!”

    韩启山听着一切,胸口起伏,压抑着内心的巨浪。

    他哆哆嗦嗦,站起身,指着韩玉华的鼻子:“你们谁也不要说了,都是我的错!”

    “我一片好心,把人家老秦家全给害了!”

    “玉华呀,你也绝了念想!”

    “你不想秦朗好,但是我不同意!老秦家,就这一个根,我若是守不好,百年之后无法去见老秦头。”

    “秦朗,明天我就把手里所有的财产,全过户给你;带着你去见我那些老伙计!”

    韩玉华就怕这个:“不行,爸爸,你不可以!”

    “我为什么不可以?”韩启山说:“秦朗是秦岭的儿子,也是你的儿子,我的外孙!”

    “我就不明白,你图谋我什么东西?”

    “我没有儿子,把东西给外孙继承,有什么错!”

    “我以后不管你了,你就好好跟着那姓姚的过!你想追求你洁白无瑕、至高无上的爱,那就去吧!”

    “但是,我已经做错事,害了人家老秦家。你不知悔改,我要补偿!”

    “赶紧给我滚蛋!”

    韩玉华被姚培谦迷住心窍,千方百计从亲儿子嘴里往外扒拉食物,去喂不亲的人。

    这让韩启山非常反感。

    他也是个固执的老头,思想一旦形成,就根深蒂固。

    秦朗作为继承人,是他早就想好的事情。

    韩玉华说那些话,确实令他心里愧疚,不舒服。

    但也只是感情上的不舒服。

    至于东西,他不欠这闺女什么!

    “爸!”韩玉华被打击的崩溃,目光近乎疯狂:“爸,你把东西给秦朗,是因为愧欠老秦家吗?”

    “咱们家,愧欠他们什么?”

    “他们家是救你一命,但是你让秦岭进部队,还提干留下,让一个泥腿子成为城里人,已经仁义至尽!”

    “你对秦朗好,是不是就因为李萱说的那样,他是个男丁,是个身上留着你一半血的男丁?”

    “我告诉你,男丁可不止……”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