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奇书2

422慌里慌张的早上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宁奕殊要脱衣服。

    秦朗脸都红了,赶紧扑过去阻止。

    脚下一滑,整个人压到宁奕殊身上,嘴正好对上宁奕殊的嘴。

    跟电视剧演的一样。

    秦朗脑子“轰”一声,绚烂炸裂,开出满天的烟火。

    接下来,是不是顺理成章

    “重!”宁奕殊推了一把,没有推开。

    她抬脚踢!

    秦朗赶紧挑开,嘴干舌燥,抓起桌上的水杯,“骨碌碌”灌下去一大杯水。

    床上的宁奕殊,又开始背着手解内衣扣。

    刚才只解开一半,穿着内衣睡觉不舒服。

    秦朗全身上下红彤彤,不敢回头,闭着眼抓起一个毛毯扔过去,直接盖宁奕殊头上。

    “呜“醉酒之后的宁奕殊,声音都。

    秦朗坐不下去了,起身走出房间,在客厅沙发上缩了半宿。

    早起晨练的韩启山“”

    机会给了,结果沙发上睡觉!

    是他外孙吗?

    他上去踢了一脚“起来!”

    “啊,外公,你起那么早?”秦朗抬头看挂钟,才早上五点。

    韩启山没好气“五点了,公鸡都打鸣了,赶紧起来跟我去晨练!”

    其实以往这个时间点,秦朗也早起床了!

    这不是晚上闹腾太久才睡着,他脑子还没醒呢。

    秦朗打了个哈欠,去一楼卫生间用凉水洗把脸,这才清醒一些。

    爷孙俩出门去晨练。

    巧了,韩玉珍请假后,在家无事,想着好久没来见韩启山,今天就过来看看。

    她一大早就过来,还在路上买了包子油条和豆浆带过来。

    一进家,就看见唐豆和米粒蹲在院子里刷牙。

    韩玉珍不认识这两人“你们是?”

    唐豆赶紧漱口,起身“你好,我是秦连长的勤务兵!”

    他自己封的。

    韩玉珍了然,又看向米粒“瞧你怎么这么眼熟?”

    米粒嘴里都是牙膏沫“你好,我是宁大夫的保镖!”

    “”韩玉珍立刻翻了个白眼,再不多看两人一眼,直接进屋。

    米粒“”

    “你小心点哈,之前跟宁大夫闹的就是她。”唐豆小心提醒“因为宁大夫,她系主任的职位直接给撸了!”

    “”怪不得!

    米粒想了想,她得上楼去喊宁奕殊起床,提前有个应对。

    想到就做到,米粒赶紧随便漱两下口,吐出来,收拾东西上楼。

    宁奕殊没回去,她当然也不回去。

    小李给她安排的一楼客房。,就在楼梯那。

    米粒悄悄溜进去,先将东西放回房间,然后准备上楼。

    她听到韩玉珍问周姨“怎么宁奕殊保镖住咱家?”

    “还有,厨房这么多剩菜,昨天谁来了?”

    “顾家一家跟咱家吃的,奕殊住咱家了?”周姨老实的回答。

    韩玉珍挑眉“什么?一个大姑娘随便就住别人家,这样好吗?顾家不管吗?”

    周姨撇嘴。

    她听说韩玉珍和宁奕殊的事儿了。

    “秦朗和宁奕殊领证了,是合法夫妻,韩家和顾家,全知道!”

    周姨冷冷说了一句,就去厨房忙活。

    昨天的剩菜和盘子,都没收拾呢。

    韩玉珍愣在当场“”

    领证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

    全家都知道?

    她就不知道!

    韩玉珍立刻来到客厅,准备给韩玉华打电话,问她知道吗?

    周姨跟出来“你别乱通知哈,人都领证了,老爷子都点头同意!”

    “我说玉珍,你别怪我多嘴,两个孩子在一起,不在一起,跟你什么关系,碍着你什么了?”

    “”是不碍什么,可心里就是不舒服。

    韩玉珍抓着话筒,到底没将号码拨出去。

    她想起李绍东的话,不掺和秦朗跟宁奕殊的事情。

    韩玉珍扔了话筒,一想到待会儿要同宁奕殊一张桌子吃饭,就难受。

    她说“周姐,我就来瞧瞧我爸。家里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老李还没吃饭呢!”

    两家离的不远,隔两条街,现在回去还能给李绍东做饭。

    周姨没拦她,韩玉珍自己走了。

    米粒站在楼梯角落里,见韩玉珍走了,想半天,决定还是去叫醒宁奕殊吧。

    这都点多了。

    她偷偷上楼,推开宁奕殊,也就是秦朗的房间。

    床上一个高高隆起的被窝,宁奕殊整个人都埋在里面。

    一看床上情况,昨天都没发生什么剧烈的活动。

    米粒放心的走过去,掀开被窝“”

    她默默又盖回去。

    但是宁奕殊被凉醒了,从被窝里伸出胳膊,做了个懒腰。

    她闭着眼睛问“米粒,几点了?”

    “点半!”米粒说。

    “我去!”宁奕殊猛的坐起,上班迟到了。

    米粒赶紧将地上的衣服捡起来,扔过去“宁姐,先把衣服穿上!”

    好羞涩。

    宁奕殊“”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习惯裸睡,哈哈哈哈

    不对!

    宁奕殊猛的收住笑,环顾周边环境。

    房间简洁的令人发指,桌面上除了一个水杯和她的大哥大,什么也没有。

    一张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整个色调是单调的灰。

    压抑!

    “这是哪?”

    用排除法,肯定不是自己的房间。

    米粒说“宁姐,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什么,我需要记住什么?”昨天她隐约记着,胃不舒服,跑去厕所吐一场,还拉了一通。

    宁奕殊内心升起不好的预感。

    米粒叹口气“这是秦连长的房间!”

    “”宁奕殊揉了揉脑袋,头发更乱了。

    所以,昨天的丑样子,秦朗都瞧见了?

    宁奕殊迅速穿好衣服,抓起桌上的大哥大“米粒,撤!”

    赶紧离开,丢死人。

    米粒“”

    你们是合法夫妻啊,大家都知道!

    所以有什么好撤的?

    她懵懂的跟下去。

    周姨将早餐都摆好桌了“奕殊,洗手吃饭!”

    “宁大夫早!”唐豆也跟宁奕殊打招呼。

    每个人表情都很自然。

    “周姨,我上班要迟到了,不吃饭了!”宁奕殊往外冲。

    周姨追出来“不吃饭怎么行,好歹吃颗鸡蛋!”

    “不了,不了!”

    可周姨还是将鸡蛋塞到宁奕殊兜里,并热情的喊“晚上让小秦接你,我给你做好吃的!”

    “”为什么晚上还要来?

    宁奕殊脑子现在还疼着呢,跟裂开一样,只想着上班不要迟到。

    。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