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奇书2

466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小洁开着车,回到出租屋,才算喘口气。

    太吓人了,差一点出不了。

    早知道,不接这种私活。

    刚回到家,她的大哥大就响了。

    小洁抓起电话一瞧,是姚子达。

    都是认识了这个人,才有一身麻烦。

    她将大哥大,扔到一边,不理!

    但是电话,隔一会儿就响一次。

    小洁烦了,立刻接起来,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她语气变了:

    “子达,以后不要给我打电话了。”

    “怎么了?我你现在在哪?我去出租屋找你,你不在!”姚子达很担心。

    小洁:“”

    这屋子,看来不能住了!

    姚子达听不见小洁的回答,更焦急:“你没事吗?我爸有找你麻烦了?”

    “”很大的麻烦!

    小洁头疼,任务没完成,她那一串零的支票拿不到手。

    时秘书那边,会不会恼羞成怒,打击报复?

    小洁觉着,还是不高跟姚子达联系,免的惹祸上身。

    该死的陈磊,当初干嘛甩那么多钱,说谁勾搭上姚子达,钱算谁的?

    小洁咬牙切齿,开始收拾行礼,准备离开这个城市。

    行礼收拾好,车她得开走,不要白不要。

    到时候转手一卖,又是一笔钱,足够生活一阵。

    小洁东西不多,捡那些金银细软,往行李箱里一塞就行了。

    她锁门,连房东都没通知,直接将行李箱仍上车,准备走人。

    “小洁,你去哪儿!”姚子达,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

    小洁:“”

    碰到的男人太痴情,分手的时候,真是个麻烦。

    姚子达已经扑到前面,两眼不停的打量小洁开的车。

    “小洁,这车是谁的?”

    这辆红色的大奔,不算便宜。

    小洁根本买不起。

    小洁:“”

    她一时半会,就没想好说辞。

    姚子达正在青春期,想法比较丰富。

    他见小洁不说话,生气的问:“你是不是攀上别的金主了?”

    “我哥们给我说戏子无情表子无义,还真是不假!”

    小洁生气了:“好,很好!”

    “关键时刻,你就暴露真实想法了对吗?”

    “您跟你父母一样,骨子里就是看不起我!”

    “亏我为你,食不下咽,连班都不去上!”

    “这辆车怎么来的,你去问你爸呀,他送的!”

    “”姚子达没想到,会是这样。

    他结结巴巴:“他,为什么送你汽车?”

    “让我跟你分手啊!”小洁实话实话得了:“这辆车,一百来万吧!”

    “我转手一买,够给我父母看病了!”

    姚子达不说话了。

    小洁发动汽车。

    赶紧走人,别耽误时间了。

    姚子达却扒住车门:“小洁,我误会你了!”

    “我已经离家出走,你将车还回去,我挣钱养你,给你父母看病!”

    “”果然是地主家的傻儿子,不知道柴米油盐贵。

    挣钱如果容易,小洁至于去欢场挣钱?

    为了摆脱姚子达,小洁直接拨通时秘书电话:“姚子达在我这里,你赶紧将人带走吧!”

    时秘书很快赶到。

    小洁坐在车里,姚子达扒着车门。

    两个人看见时秘书,都很激动。

    小洁是又喜又怕,姚子达是恨的眼圈通红。

    时秘书带着人,他一挥手:“将公子带上车,送回家!”

    家里韩玉华都急疯了。

    姚子达不走:“你们这帮狗腿子,就想破坏我和小洁的感情!”

    时秘书:“”

    看不出来,姚子达还是个情种。

    他深深看一眼小洁。

    这女人给姚子达,到底灌了什么汤?

    小洁立刻说:“姚子达,我就是个鸡,配不上你!”

    “你以后前程似锦,我不耽误你!”

    说完她就看时秘书。

    这下满意放心了吧?

    谁知道,她的话适得其反,让姚子达误会:“小洁,你要抄恶势力低头,我知道你是被逼的!”

    “”神特么恶势力。

    时秘书都不愿意看见姚子达,这种年纪的小伙子,犯起中二病,不忍直视。

    他挥手,让人赶紧将其塞进车里。

    姚子达被带走。

    时秘书立在小洁车前:“听说你去部队了?”

    小洁心里一惊,对方消息可真快。

    那自己失败的事情,是藏不住了。

    小洁控制住自己的表情,强装镇定:“是的,全是按照你说的做的!”

    “结果如何?”时秘书问?

    结果当然不好:“谁知道,我都被秦朗那个警卫员给打出来,鞋都跑丢了!”

    小洁没有直接承认自己失败的事情。

    时秘书紧紧盯着小洁。

    其实部队里什么样,他插不进去手,只知道小洁进了部队,然后狼狈而出。

    但是仔细观潮小洁表情,很镇定,还带着丝得意。

    所以说,成功没有?

    小洁欢场女子,演戏承欢是基本职业素养。

    时秘书从表情上,是看不出来的。

    小洁却瞧出来,时秘书可能不知道自己别人揭穿的事情。

    她心跳的厉害。

    那就是说,自己是有机会,得到那张支票?

    小洁抬起眼皮,演的更加镇定:“时秘书,我按照你说的办了,支票该兑现了吧?”

    时秘书一听,还敢要支票,那就是成功了。

    否则一个小小的欢场女人,怎么有胆子伸手给他要钱。

    时秘书很满意。

    他从公文包里,掏出那张一串零的支票:“我不会食言的,给你,立刻离开这座城市!”

    小洁眼睛都亮了。

    她抢过支票,贪污的看着上面几个零,数了一遍又一遍,确认无误。

    天呢!

    她发财了!

    小洁立刻将支票,塞进自己文胸里。

    她拍一拍副驾驶上的行李箱:“时秘书,行礼我都打包好!”

    “本来就打算找你要钱,离开这里回老家去!”

    “您放心,我离开后,你家公子死心了,部队里也查不到!”

    “我走了,看好你家公子,可别再上女人的当!”

    “拜拜!”

    小洁兴高采烈,朝时秘书招招手,迅速离开是非之地。

    时秘书看着汽车绝尘而去,翘起嘴角。

    他从包里掏出一个黑乎乎的小方块。

    算好小洁离开的路线,设计好时机,然后摁亮了开关。

    拜拜了,小洁!

    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