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奇书2

080罗小花下药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刚才,宁可欣站在楼梯尽头,将宁奕殊刺激张翠芬的事情,看的清清楚楚。

    她不理解。

    昨天姐姐还说,让二叔离婚,不是个好主意,今天怎么姐姐也刺激张翠芬了呢?

    她不懂,就问了出来。

    宁奕殊将手搭在她的肩膀:“可欣,恨一个人,要学会动脑子,咱们不能干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

    “二叔出轨,是咱们家理亏如果是张翠芬犯了大忌讳,惹了宁家的底线呢?”

    宁可欣迷茫:“她触犯了咱们家的,底线?”

    “是的!你还记着她喝了口服流产药,却毫无反应的事情吗?”

    “我派人调查了,怀孕的是她娘家嫂子,不是她。”

    “张翠芬这是要移花栽木,让咱们宁家给张家养孩子呢!”

    宁奕殊眯起眼睛,给宁可欣说明真相。

    宁可欣捂住嘴巴,惊呆了:“这这也太荒谬了吧?”

    又不是古代,生孩子家里人全在外面等着,只有稳婆接生。

    现在可是九十年代,生孩子进了医院,张翠芬还能买通产房所有的人?

    宁奕殊冷笑:“这孩子,我怎么会让她生下来恶心咱?可欣,姐姐需要你帮个忙!”

    宁可欣急忙问:“你说,我全听你的!”

    她不能再拖累宁奕殊,她要成为姐姐有力的帮手!

    楼下宁老太太的声音传上来。

    宁奕殊听了一会儿,说:“张翠芬在咱们家,蹦跶的够久了,这一次我保证让她有去无回,好好享受来自老太太的爱。可欣,你这样这样。”

    她附耳,给宁可欣说了自己的计策。

    宁可欣越听,眼睛越亮,头点的跟啄木鸟似的,这才有了前面她阻止宁老太太追张翠芬的事情。

    罗小花今天穿了一身红裙子,紧张的抓着包,坐在中岭酒店的咖啡馆里。

    咖啡馆是从酒店大厅圈出来的一块安静角落,为客人喝下午茶提供方便。

    罗小花抬起手,看看时间。

    已经是十点半了。

    她跟宁奕殊,约好的十一点。

    等宁奕殊喝下迷药,她就搀扶着对方进入电梯,直达宁卫东定好的客房。

    迷药药效三个小时,雷局长十二点来,事后宁卫东收拾残局。

    这都是一步一步,算好了的。

    她深呼一口气,再次确定包里的药剂还在,然后静静等宁奕殊。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始终不见宁奕殊的身影。

    罗小花开始坐立不安,频繁看表。

    当时针指向十一点的时候,她眼前一暗。

    罗小花抬头,发现宁奕殊已经来到她面前。

    宁奕殊最近衣着变的干练很多,成天白衣黑裤小皮鞋,马尾辫利索的扎在脑后,整个人精神抖擞。

    罗小花很嫉妒。

    她精心打扮,才敢出入这种五星级的高级场所。

    而宁奕殊,素着一张脸,随意的装束,吊儿郎当抄着裤兜,竟然同富丽的酒店大厅,毫不违和。

    对方面无表情,居高临下看着她,罗小花后背竟然开始冒冷汗。

    她强忍镇定,笑:“奕殊,我以为你不来了呢。”

    “嗯,得来。”不来怎么利用你?

    宁奕殊落座,伸手捞起桌上的酒水单:“服务员!”

    咖啡服务生走过来:“请问两位女士点什么?”

    宁奕殊眼睛,不动声色朝罗小花搭在包上微微颤抖的手,扫了两眼。

    她勾起嘴角:“清咖!”

    苦咖啡,遮药味。

    宁奕殊喝的出来,罗小花可不一定。

    罗小花不懂什么叫清咖,跟着宁奕殊选,一定没错。

    她也说:“我也是一杯清咖。”

    “好的,请稍等。”服务员收起酒水单,转身去准备。

    宁奕殊把玩着桌子上的纸巾,一言不发。

    罗小花咳了一声,说:“奕殊,我”

    “别说话,我来不代表跟你和解,我只是今天不想待家里。”宁奕殊直接打断罗小花。

    她不是来看罗小花假惺惺忏悔,然后跪求她原谅的。

    错了就是错了。

    就像乱世佳人里,瑞德对斯嘉丽说的那样:一块抹布碎了就是碎了,你不能把它缝好,然后骗自己说它从来没碎过。

    看着宁奕殊的疏离和冷漠,罗小花的目光,渐渐充满了恼羞。

    在她眼里,宁奕殊的态度,就是对她极大的羞辱。

    凭什么!

    就凭宁奕殊会投胎,生在富贵人家,还比她好看?

    罗小花捏紧了自己的包,眼睛里盖不住的恨意。

    她现在,一点也不紧张了。

    她,要毁了宁奕殊,打碎对方所有的骄傲,让宁奕殊在所有人面前,都抬不起头。

    两杯咖啡,被轻轻放在她们面前。

    罗小花垂眸,努力掩住内心的嫉妒和恼羞,不让宁弈姝看出来。

    可是她做不到,只好匆匆端起咖啡,掩饰性的猛灌了一口。

    “咳!”

    罗小花被苦的猝不及防,将刚灌进去的咖啡吐了出来。

    这么苦!

    常见别人坐在这里喝咖啡,原来这么苦。

    有钱人,真的是有病,喝这种玩意!

    她下意识抬眼看宁奕殊。

    宁奕殊动都没动面前的咖啡,似笑非笑望着罗小花,一点也不遮挡自己看热闹的表情。

    罗小花涨红了脸,欲盖弥彰:“是咖啡太烫,真的,只是太烫!”

    宁奕殊冲服务员招手:“给这位女士拿点方糖和奶来。”

    她依旧没有直接搭理罗小花,用自己的蔑视,朝罗小花释放巨大的压力。

    罗小花握咖啡杯的手,恨的起了青筋。

    她盯着宁奕殊,却发现对方象牙白的衬衫上,被她刚才的不小心,溅了几滴污渍,特别扎眼。

    罗小花心里一动,抓起桌上纸巾:“对不起奕殊,把你衣服给弄脏了,都怪我不小心,我去洗手间给你洗一洗吧。”

    “我自己去!”宁奕殊冷笑一声,躲开对方的手,起身朝洗手间方向去。

    罗小花勾起嘴角,冷冷一笑。

    真是老天爷都帮自己。

    本来她还发愁,怎么找机会给宁奕殊下药,眼前不就是个好机会。

    她紧盯着宁奕殊的背影,看着对方进了洗手间,才松一口气。

    罗小花打开包,掏出早就备好的药剂,迅速倒进宁奕殊的咖啡里,然后使劲搅了搅。

    她不放心,又凑过去闻了闻。

    咖啡的味道,完全将淡淡的麻药味给遮掩住。

    罗小花放了心,变的镇静,又举起杯子,抿了一口咖啡。

    别说,还真让她品出一丝丝甜意来。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