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奇书2

256事情变复杂了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砰砰砰!”

    一阵急促而且霸道的拍门声响传来,随即“跨擦”一下,院门被一队全身着甲的士兵蛮横踹开。

    “你是何人?……咦?”

    一个看似还不到统领级别的小头目,见到了院内嬉玩的追风和踏雪两匹神骏的马儿,像是见到了绝世美女一般。

    “怀疑你就是侯爷要找的贼子,给我拿下!”

    这家伙不给高云麟说话的机会,那副贪婪的馋样,生了什么企图,不言而喻。

    顿时,触怒了高云麟、还有没来得及离开的阿依古丽。

    “住手!”

    阿依古丽掏出一块令牌,“我是诺兰部的圣女,你们不经允许、擅自强闯我客人的住处,我准备向你们侯爷讲一讲……”

    “哟,一块不知哪里来的假令牌,就像蒙住我们?!”

    那小头目见到蒙在面巾之下的阿依古丽,光是听她声音,就令人受不了,他还真是色令智昏、色胆包天。

    “是!”

    一帮乱兵,比之马匪风纪都不如。

    这等美女,当然是集体享受一番,随后弄到哪里藏好、找机会拉去王城卖掉,可赚不少钱。

    加上两匹骏马,这次整个小队分润的都足够他们全体成家立业的了……

    “可恶!该死!”

    阿依古丽罗袖轻舞,这等柔功是很考验内力的。

    便听到“噗噗噗噗噗”一阵闷响,那看似软弱无力的纱巾,将这帮蠢汉具都击飞,摔在地上连声唉哟惨叫!

    “嗔!”

    一袭凛冽刀光闪过,吓了阿依古丽一跳。

    她看去时,只见一条断掉的胳膊手里紧紧抓着一张弓,那箭矢对准的方向,明显是她。

    “谢谢!”

    虽然没看到高云麟是怎么出的手,但他护下了她一次,是很明确的。

    “不客气,我们回客栈吧。”

    高云麟叹了口气,他本想只身闯一闯金川城茹侯府的,但这么将追风和踏雪放在这儿,有满城的乱兵如匪,着实不放心。

    “那他们……呃!”

    阿依古丽面色一滞,那些可恶的家伙,都被刀芒震碎了心脉,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死了,而她居然没看出来他是怎么出手的,不由下意识地心生警惕。

    但考虑如今局面,她松了口气,道:“快走吧。没想到茹侯府的军纪这么败坏,亏他号称诸侯国最为仁慈的……”

    吐槽未能尽兴,只是因为俩人也才刚认识不久、真心不熟,还涉及到荒原上的一位诸侯强者,不想落人于口实,也是出自于商人的谨慎。

    高云麟让追风、踏雪先跟着她先出去,他将院子里面的兵匪先收拾了,全部用化尸粉腐蚀成了清水,仅留下他们身上刚劫掠的风后财物、以及那小头目的一块腰牌……

    “怎么这么久?”

    阿依古丽有些奇怪——那间院子里藏了什么宝贝了么?

    “算你一份吧。”

    高云麟打开包袱,里面一大摞都是那些兵匪身上得来的财物,金银玉器首饰居多,还有一些中原杨李氏票号的通用银票。

    “他们居然……”

    阿依古丽都气坏了,“不行,如此乱象,我必须找茹侯要一个说法,否则乱了商道规矩,以后生意还怎么做……”

    她的语气随即弱化下来,想起了刚才的经历,那十几个乱兵的死无对证,她没法理直气壮地去找茹侯啊。

    “我要分一半。”

    商者言利,此时不止是习惯了,还有对高云麟出手狠辣果决的一丢丢不满。

    “好说,好说。”

    高云麟喜欢这种纯粹的利益捆绑,反正是不义之财,见者有份嘛,还能因此拉拢一个临时合作的盟友,主要是为了追风和踏雪、在他出去后能得到照顾。

    当天便在诺兰部的另一家商铺后宅院里住下了,高云麟也认识了早前驼队的那个身形浑圆像个球的胖老板——沙迪克,当然他不是姓沙,光姓氏就很长,这个名字寓意是“忠诚”。

    “欢迎高公子来诺兰商行做客,有机会也欢迎公子去我诺兰部族做客。”

    沙迪克笑得像个弥勒佛,很热情,“还是小姐第一次带客人回来呢,老奴即刻便去吩咐下人们准备晚宴……”

    他像是在看自家上门女婿的眼神,别说高云麟不自在了,连性格爽朗的金发靓妹阿依古丽面上都有些挂不住了,直跺脚。

    “长老就是这样,你别介意。”

    阿依古丽估计没怎么说过假话,也有可能是不屑于说,她嘴里的“圣女”和“长老”的词汇,泄露了她的一丝身份背景。

    若是真按照诺兰部族的来历,她如果是“圣女”身份,还是“内罡境巅峰”的实力;“长老”沙迪克是“外罡境”的武力境界,那么对的上号的只有诺兰部族附近大雪山脉的“朝圣教”。

    朝圣教,朝拜的是真主,与雪山寺同列为三大荒原教宗,虽实力排名末尾第三位,但他们主要是经商、顺便利用商路拓展、一路发展教众,嗯,绝不勉强和蛊惑人加入,有点佛系,但“朝圣教”有钱、且很有钱,自愿“加盟”的各族大家贵族很多,在荒原上的话语权、在某种领域、委实不弱于雪山寺。

    “没事。”

    高云麟没在意她的身份,一个雪山寺就够他烦了,再和朝圣教有了牵扯,估计旁生枝节会更多,他暂时只需要借助阿依古丽、照料追风和踏雪罢了,分润“战利品”财物,他就是想将事情变得更加纯粹的利益关系角度上靠,完事后各不相欠,或许今后老死不相往来,多简单。

    “对了,我去办点事,过两天回来,麻烦你替我照顾两匹马。”

    高云麟交待一番,“追风的脾气不太好,你别让生人靠近……”

    “知道了。”

    阿依古丽在想茹侯府的变故和乱兵的事,一副“你怎么这么啰嗦”的表情,随即愕然问道:“你,你不留下吃饭了吗?”

    “不了,事情比较急。”

    高云麟取了包裹,和追风交待一番,便出了门……

    “圣女,此人不简单。”

    沙迪克走了出来,还是一副笑眯眯的表情,不过眯缝眼里精芒闪烁,狡黠,精明。

    “嗯。”

    阿依古丽不太在意地摆摆手,“他应该只是路过,让我们的人别再惹他。”

    “知道了。老奴马上吩咐下去。”

    沙迪克不知道他俩的对话,全被耳力超好的高云麟听见了。

    且说高云麟出了门,对沙迪克和阿依古丽的对话只是轻笑了笑,看准方位,朝茹侯府径直赶去。

    但在半道上,给身上缠着裹尸布一般绷带的阿迪几人、带着一队给他们撑腰的乱兵拦住了。

    可惜的是,眼前一花,失去了这个中原年轻人的踪影,一帮糙汉都一副见了鬼的惊悚表情,看得路人很是瘆得慌。

    高云麟如今哪有心情理会这帮小喽啰,因为他见到了一个熟人,不惜暴露令人惊艳的绝世轻功,很快赶在前头拦停了那人。

    世事就是这么奇妙,有人堵他没堵着,他堵人堵个正着,全凭实力说话。

    “诺葛,按照时间计划,你应该在逻些王城。”

    高云麟眼神疑惑地盯着“星将”诺葛,“你不应该出现在金川城吧?!”

    “主上,请为我做主!”

    诺葛更是出乎意料地一见他便跪了,“泥婆罗的岳山、金川的‘茹侯’桑耶、大昭的‘番侯’尚延联手劫掠了月氏国王城,如果您帮我夺回月芽儿,诺葛今后誓死效命!”

    嘿,这厮应变倒是快,但给他这么三言两语的一说,事情倒变得更加复杂了!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