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奇书2

292剪除歪枝和剑宗上门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师父”岳不群的葬礼,是被一干弟子低调地运回华山之后,才由“师娘”宁中则向外宣布“华山掌门病逝”的消息,并派人去召回了四散在外的岳灵珊、林平之等弟子……

    其中,岳灵珊和林平之在赶回来的半道上,遇上了从嵩山赶回来的劳德诺,和从华山前来迎他们的“英白罗”。

    当晚,劳德诺和林平之双双“失踪”。

    “八师哥,小林子呢?”

    岳灵珊找高云麟问俩人下落,自然无果。

    “嗯,你先看看,这是不是小师弟的东西?”

    高云麟拿出岳不群藏匿起来的一个小包袱,此时自然栽赃给了“二师兄”劳德诺。

    他递给岳灵珊之后,才道:“好像他俩为了这东西在争执什么,看见我,他俩跑到外面去了,你看好东西,我去外面找找他们……”

    “要不一起吧。”

    岳灵珊很担忧林平之的安危,不想留在客栈内苦等难熬。

    “好吧。”

    高云麟便和她一起,在外面各条街道小巷内搜寻……

    最后趁夜出城,在城郊一片林子内,岳灵珊忽然“发现”林平之爱穿的锦衣外袍碎片。

    “八师哥,你来看,这是小林子的衣服布料。”

    岳灵珊似乎很肯定,担忧道:“小林子他和二师兄起了争执,不会他俩之间出了什么事吧?”

    “这个,不一定吧,穿这类衣服的应该蛮多人吧”

    高云麟对她的直觉有些惊讶了。

    “不,这一定是小林子的衣服。”

    岳灵珊的坚持,说明她对林平之的关注和上心。

    让高云麟也有些感怀,多么痴情的一个好女孩啊,可惜遇上了林平之这个只为自己私仇活着的渣男,算是遇人不淑,最后还赔上了卿卿性命,她该拥有一个更好的男孩……

    顺着这个“意外”线索,很快便发现了第二片衣料碎步,接着是第三片……最后在林间空地上,发现了林平之和劳德诺俩人,他俩的剑刃都插进了对方的胸膛,俩人是站着死的,面色痛苦纠结。

    “啊!”

    岳灵珊当即便晕倒在地,这一幕,母女俩的表现是一致的。

    高云麟给她推宫活血、救醒她之后,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她。

    “八师哥,为什么?”

    岳灵珊问得突然。

    高云麟骤然间还以为被她看穿了,随即才醒悟过来。

    “要不,打开包袱看看,他俩扔在屋檐上,应该是不想一般人瞧见它。”

    高云麟话里自然是有漏洞的,但此时的岳灵珊没太在意。

    他转移引导得很成功,“看看什么东西,让他俩会自相残杀!”

    “这是林家的辟邪剑谱!”

    岳灵珊打开包袱,取出一件袈裟,上面写的文字,让她看了面色煞白

    欲练此功挥刀自宫。

    这得什么人,才会对自己如此凶残?!

    她哀求地看向高云麟,“八师哥?!”

    “要不,别看了?”

    高云麟也没想到她居然会提出这个要求。

    在她的坚持下,高云麟挥剑斩断了林平之的裤腰带……

    “不,不!”

    不仅岳灵珊不能接受,连高云麟都很意外,没想到林平之早就做好了练习辟邪剑谱的准备,自宫的痛楚……想都不敢想。

    “好了,此事不得宣扬。”

    高云麟抱着伤心欲绝的岳灵珊,对这丫头没有半点旖旎龌龊的想法,而且对于一个黄花大闺女能有勇气鉴定林平之是否自宫、来证明他对她的感情,这一点来说,岳灵珊对感情的专注和执着,让他心生敬佩。

    他转移话题,问道:“林平之以前看过剑谱么?”

    绝对看过,否则绝不会自宫。他就是想要分散岳灵珊的注意力。

    “看过,大师兄给他的当晚,他便在灯下看了半夜。”

    岳灵珊回忆道:“难怪当时他神情古怪,跟变了一个人一般……”

    “现在怎么处理?将他俩带回华山?”

    高云麟想用事情给她做决定,来吸引她思考、缓解悲伤情绪。

    “不,八师哥,你、你不要告诉任何人好么?就当、他俩失踪……我们再没见过他俩!”

    女人决绝起来,还真的挺狠的。

    不过,她能从打击中振作起来,其心理素质超坚韧原著中能坚持到死都跟随不男不女的林平之,常人也没她这份能顶住世俗压力的毅力。

    俩人一起动手,将劳德诺和林平之挖坑埋在了这处无名树林里……

    岳灵珊和高云麟将辟邪剑谱带回了华山,交由宁中则处理。

    “哎,傻妮子,幸而你陷得不深……”

    宁中则抱着岳灵珊,娘俩哭了半宿。

    估计岳不群和林平之的事,都彼此说透了……

    第二天,宁中则召集诸位弟子。

    “你们师父还有几个师兄弟,都是为了这东西而死,此害人不详之物,今天,让你们都亲眼见证,决不能再流于世上……”

    宁中则愤恨地咬着牙,将它焚毁……

    梁发、施戴子、高根明等人吞了吞唾沫,此等绝学,好可惜!

    他们不知道练习此功的先决条件,自然感觉到惋惜而高云麟看过,其也就另辟蹊径开创了加速功法运转的经络路线,他的功法体系中好多顶级功法的威能都要强过它,自然不稀罕。

    “师娘,不孝徒儿令狐冲回来了。呜呜呜,师父他……”

    一个高壮魁梧的身形冲了进来,跪倒在地上,俯首痛哭。

    “好孩子,快起来。”

    宁中则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眼眶红润地亲手将令狐冲扶了起来。

    也是从小养大的儿徒,堪比亲生儿子,而且还是最受宠最贴心的的长子。

    “见过大师兄。”

    高云麟跟着那些师兄弟们见礼。

    都是儿时一起长大的师兄弟,感情比一般人家里的亲兄弟还要好。

    令狐冲面色悲戚,但跟诸位师弟还是蛮投契的,寒暄一番后,他在宁中则的询问下,讲起了他在江湖上的经历……

    “看看,看看,连个看门的都没有,华山派交由你们气宗把持,真真是没落了。”

    听着口吻,便知道是剑宗分支的那些人找上门来。

    无关其它,岳不群既去,余下的也就宁中则强些,小一辈的华山弟子还没闯出什么名头来,此时不来夺回剑气二宗的主次位置,更待何时?!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 上一页      回书目(Enter)      下一页(→)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